古人是怎么上厕所的?这是一条有味道的推送!

当你早上坐在马桶上酣畅淋漓的时候

有没有想过

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古代

我们的先人们

是以什么样的姿势和工具

完成这项重要的身体“屎”命的?

这条有味道的推送

将带你一探究竟

 

首先,将历史的镜头回到遥远的远古时代。

那些衣食不足尚不太知荣辱的祖先

在偶尔的吃饱喝足后,

却会对自己的排泄物进行谨慎的处理。

虽然方法有点简单粗暴,

但毕竟已经有了“屎不外露”的意识,

这点已经相当的难能可贵

人类的进步不仅体现在吃喝玩乐上,

还有对排便方式的追求上。

当我们的祖先从采集狩猎时期

步入不再居无定所的农业社会

于是茅坑诞生了。

 

 

下面插播一个春秋时期关于茅坑的

著名历史故事。

《左传》记载:

晋景公,“将食,涨,如厕,陷而卒”

贵为一国之君的晋景公死于上厕所没站稳

这要归罪于当时的茅坑实在是太简陋

一个又大又深的坑,

搭两块主竹板就算完事

比如,贵为一国之君的晋景公的用的厕纸
就是最高规格的。

虽然这种高档厕纸只是一根一根的竹签,

但相对于用土坷垃、

树叶等“厕纸”的平头老百姓,

这已经是帝王的待遇了。

再后来,到了强盛的大统一帝国西汉,

为了解决蹲着容易腿麻,

掉进茅坑容易被淹死等问题,

聪明智慧的劳动人民

已经开始把创新的思维运用到了厕所的设计上。

 

在西汉晚期和东汉时期的许多汉墓里

都少不了厕所的位置。

这些专门为贵族们身后的魂灵准备的厕所制做工艺考究

丝毫不亚于今天的旱厕。

同时期,夜壶“虎子”也诞生了。

这个伟大的发明使夜里的生活更加和谐,

为人类的繁衍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当时许多有钱人家,

已经有了多居两卫甚至多卫的设计,

充分满足婆媳不和,男女有别的需要。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

滚向了啥都很讲究的唐朝。

因为讲究的李世民,

不想让他老爷爷的名字成为人们日常器物

夜壶“虎子”改名成为了“马子”

开启了“马子”为人民服务的新时代。

 

不光是马,猪也很积极。

唐朝的家居茅厕已经升级换代,

本着家居空间合理利用的风水学原则,

唐朝百姓已经将自家茅房

与猪圈连在了一起。

一粪变两粪,肥田、饲料双利用,

这种绿色、生态的理念

一直传承到了现在。

除了味道有点大,苍蝇有点多,

这种模式还真没什么不好。

 

 

在追求废物合理利用的同时,

人们也不忘追求如厕的舒适性。

到了明清时期,

终于出现了专供坐着排便的“恭桶”,

有些人“蹲不下”的历史难题由此解决。

而帝王家的如厕规格,

也在这一时期达到了顶峰。

话说慈禧太后上个厕所,

要两队太监宫女伺候左右。

更衣净手等讲究卫生的流程自不必多说,

而且她彻底没有了掉进厕所淹死的担忧,

供她如厕的“官房”

温度适宜,气味清新,

用丝绸制成的皇家厕纸

用料讲究,柔软贴心,

这种拉屎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慈禧的待遇放之如今,

恐怕也没有几个人敢与她相比。

记得小时候刚不尿床那几年,

家里没有冲水马桶,旱厕又太臭,

使用搪瓷尿盆在屋里解决,

是我曾经能想到的最高级的拉屎方式。

再后来,随着冲水马桶的普及

家里的厕所由蹲坑变成了座便

也许,有的家庭已经变成了能加热、会喷水的

智能马桶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