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陌生人之间的信任

曾在网上发现一个有趣的游戏:信任的进化

它尝试使用博弈论来解释为什么“不信任”会像病毒一样传播,以及从中我们能得到什么

建议看文章之前先玩一下(大约费时20分)

在过去约一年的时间里,我经历了两次(上班)工作经历,两次远程工作经历,两次远程外包经历,还有两次租房经历.这里面即有痛苦的经历也有令人愉悦的.

所以我有足够的经历能聊聊这个话题

身份认同

我是一个技术群的管理员, 经常在群里解答一些问题或者和其他人扯淡.

有天看到有个眼熟的id在询问有没有朋友想找工作的, 我就联系上了他. 因为之前曾在群里一起讨论过问题和扯过皮, 所以很能谈得来. 总而言之, 差不多两天就把工作的事情谈妥了.

入职半个多月后, boss问我: 为什么敢这么相信网上的人, 就不怕被骗? 而且这边传销的很多, 之前这幢楼里就有过传销的窝点.

我听后很害怕, 因为以前看过很多传销相关的文章. 很清楚被骗入传销意味着什么. 导致当时也没有很好的回答那个问题. 如今趁这个机会, 说下当时我的考虑, 他是传销的可能非常小. 原因如下:

  1. 他进群时间比较久
  2. 从群里发言看出技术不差, 不太可能是装的
  3. 在群里没有奇怪言论

综上, 我认为这个人不是搞传销的.

另外, 人总是本能地恐惧陌生的东西而亲近觉得熟悉的人, 所以我会选择相信这位群友

主动示好/(适当)置自己于弱势

前段时间离开北京, 我选择了先离开, 然后等周末房东查看过房子之后再退给我押金.我为什么相信房东会按照约定退还给我押金呢?

  1. 房东比我大不了几岁, 也是程序员(Java技术栈), 所以我们更容易接受对方(身份认同)
  2. 因为我提前退租,所以我选择主动放弃到剩下一个多月的租金(选择主动“示好”)
  3. 因为我没拿到租金就先离开北京,相当于把自己置于弱势地位(增强了对方的安全感)

所以我认为房东大概率会按照约定做事.
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在起作用, 比如:选择做坏事的“性价比”小

制衡: 使陌生人之间的信任得以维持

做外包时, 如果有第三方做担保的话更好. 但如果没有第三方介入呢?

这时一个适合双方的交付方式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最后我选择接受了对方提出的方法: 先付25%我开始开发, 等我开发完成后, 录制视频交给对方, 确认后付我尾款, 然后我交付代码和相关文档.

对方首先处于弱势, 因为我有可能拿了先款之后就消失, 所以我费了一些功夫, 通过我的简历等资料说服了对方我能搞定这个外包, 且不会消失. 然后对方就付了25%的先款给我.

等我开发完成, 怎么保证对方不会有变故而放弃这个项目了呢? 没法完全保证. 如果发生这种事, 我只能认栽, 并且庆幸还好有25%而不至于吐血. 那对方怎么确定我拿到尾款之后会给代码呢? 也没法完全保证, 但一般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因为开发者完全没有动机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
到此, 一个外包流程就走完了. 你看, 相互制衡在维持着双方的信任.

你说这不叫信任?

我觉得反而是因为有限制双方的“制度”存在,我们才更“敢”信任彼此.

话说,某个不受限制的xxx,你敢信任吗?

反例: 双方的信任是如何从有到无的

南京的一次短暂工作经历: 刚入职几天就感觉到不对劲, 因为之前在网上和boss谈好的“没事不加班”, 但据我观察和从同事那儿了解. 发现从boss创业至今, 就没有“没事”的时候! 我觉得受到了欺骗(虽然并没有直接的欺骗, 但故意误导也让我感受到了对方人品的恶劣), 信任-1.

然后就是加班, 每天都要加班到8/9点,其他同事加班更晚(10/11点),却没有加班费和餐补. 让我感受到boss其人剥削的本质, 信任-2. boss还辩解说只要你任务早点完成, 就可以不用加班, 懒得反驳了, 丑恶的嘴脸暴露无遗, 信任-2

常画大饼, 描述未来美好的场景, 却连已允诺的年前就该发的年终奖还没有见到(同事如是说), 虚伪, 信任-3

劳动合同工资(市最低工资水平)及福利部分不实, 强行置你于弱势地位. 信任-2

在网上看到了最早一批员工离职后的揭发. 发现刚创业未满一年的公司, 居然已经换掉了至少一批的员工了…震惊. 信任-5

然后我就辞职了. 上了一趟为期半个月的社会实践课.

番外: 对对方有足够的了解能让你更正确的判断

如果是陌生人, 就要利用一些方法, 短时间内对对方尽可能的了解.

什么方法呢?

互联网. 不管你承不承认, 我们都在网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

理论上说, 完全可以找到你留在网上的所有痕迹,但实际上呢, 每个人能找到的都有所不同.

话说我觉得国家机器应该能做到接近 ”理论上“ 说的那样…

拿我来说, 如果你在我的博客看本文, 那么你就能根据网站右上角的链接, 找到我的知乎和Github. 然后就能知道我的Telegram群组, Telegram用户, 邮箱地址, 细心点可能会发现我的很多nickname都是“林水溶”,这样就能Google出来我的简书账号和Segmentfault账号, 或许还有Stackoverflow, 如果你发现我在简书/segmentfault发了很多相同的文章,猜想或许我在其他网站发过一样的文章, 那么你就能顺藤摸瓜,找到我的另外几个论坛的账号. 这种思路继续下去,再加上如果你能找到一些其他帮助(比如说社工库)的话, 那么你基本就能把我在网络上的痕迹扒的差不多了. 通过浏览所有我的这些“痕迹”, 相信你就能大概了解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当然, 有个概率小的可能不能忽略: 那就是上面所有“痕迹”都是精心伪造的. 那么这个人也太厉害了,这么多年….佩服佩服, 但是动机是什么呢? 搞不懂…

补充三集TED相关视频:

从信任组织机构转向信任陌生人

如何与陌生人建立信任?

我们误解“信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