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忠打“中国牌” 意在挑战三菱、三井

120,伊藤忠商事公司联合泰国正大集团,向中国中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股份”)注资1.2万亿日元(约合644亿元人民币)一事,引爆了日本舆论。伊藤忠负责其中的一半投资,约6000亿日元(约合322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全年,日本所有公司对华投资总额为5040亿日元。而伊藤忠一家公司的投资,在2015年开年第一个月就超过了去年全年日本所有公司对华投资总额。

“大手笔,但估计风险也会巨大。”一名商事公司的员工感叹说,“能下这么大决心去中国投资,我们自叹不如。”

包括伊藤忠在内,日本以贸易投资为主业的商事公司整体在求变。大家在想,是到今后有10年平稳发展机遇的中国去投资,还是寻找未充分开发的初级市场?伊藤忠充当了投石问路的角色。


伊藤忠1.2万亿日元“投石问路”

“中国最强商社”,这是笔者见伊藤忠商事公司的员工时,他们最经常说的一句话。翻译成中文的话,就是“日本大型商社中,中国业务做得最好的公司”。

伊藤忠这家中国业务做得最为强势的企业,进一步加大了在中国的投资力度。

与伊藤忠关系密切的评论家对笔者说,“伊藤忠方面肯出资6000亿日元,主要是因为去年11月,日中两国首脑实现了会谈,中日关系在好转。其次是中国经济在转型,需要新的公司经营方式,在中国公司走出去的时候,日本公司的经验值得参照。再次是正大集团在中国经营了很多年,该集团的总裁谢国民与中国有很强的关联,能够在中国及世界两个方面开拓出新的市场。”

从伊藤忠对外公布的资料看,20154月和10月,1.2万亿日元的注资成功后,伊藤忠和正大集团将能够获取中信股份约20%的股份。

“我们在6个方面会和中信合作。”伊藤忠对外宣布说。笔者从公司发布的资料看到,这6个方面分别是:金融、房地产设施、建筑、资源能源、制造业及医疗等方面。

“日本媒体比较喜欢报道中国金融风险。前一段是影子银行问题,现在谈房地产金融问题的报道比较多。但从国家财政收入、公司盈利能力等方面看,中国经济并不差,只是金融产品的多样化少了一些。而这些正是日本公司的强项。”日本经济评论家说。伊藤忠的金融运用能力,完全能够用在中国,同时由于其很多服务内容是在日本实践过的,能在中国用好。

泰国正大集团是世界上最著名的粮食公司,在粮食方面与中国合作,当然能在亚洲、在世界获得稳定的市场。

“从日本看,伊藤忠一家向中国公司投资6000亿日元是个不得了的事,但从中国看,中信股份能放出20%的股份,也是中国在公司改革上走出了一大步。”伊藤忠方面的人对笔者说,也只有在中国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以后,外国商事公司才有了这样的机会。

能给伊藤忠特殊待遇,原因还在于,“我们在1972年就成为综合商社中第一家友好商社。”伊藤忠总裁冈藤正广在120见记者时说。和其他日本商社不一样,最先到中国来的伊藤忠,获得了在中国的特殊地位。



伊藤忠带头转向

伊藤忠开始以“中国最强商社”的态势,重新布局中国业务,在日本引起热烈讨论。

2014年,受中日政治关系不顺畅的影响,特别是日本官方反复强调“中国+1的投资战略,希望公司不要把鸡蛋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在中国之外也找到一个投资的国家,避免风险。日本媒体也在不断地报道中国威胁。

最能显示日本对华冷淡的便是日本的对华投资总额:2014年全年为5040亿日元(约267亿元人民币),比前一年减少了38.8%

其实,日本对华投资的急剧减少,是中日经济关系这几年发展的必然结果。在2010年、2011年及2012年出现投资高峰以后,本该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这种高投资之后的下滑,在中美、中欧之间也出现了:2014年,美国对华投资减少了20.6%,欧盟对华投资减少了5.3%。而国际社会对中国的投资在2014年还是同比增加了1.7%

中国经济当前确实存在很多现实问题,尽管如此,日本经济评论界还是认为,2015年至2020年,中国经济发展速度应该在6%上下,而6%以上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同时认为,2020年前后,中国经济规模赶上美国的可能性很大。换句话说,中国经济在2020年前,发展速度依然是世界主要国家中最快的,上述风险不足以阻碍中国的经济发展。

“日本对外投资的特点是,先由日本贸易促进机构(JETRO)去国外建立办事处,然后商事公司去投资,接着大量制造公司去投资,通过这样一个方式来完成对国外投资的整个过程。”JETRO的一位研究者对笔者说。

在对中国投资,以及在中国扩大业务范围方面,除了伊藤忠以外,日本商事公司总的来说不是十分积极。

“我们在中国大陆的业务规模,目前还没有达到中国台湾的水平。”一位日本主要商事公司的负责人对笔者说。日本商事公司并未把中国业务真正做起来。



原油价格暴跌拖累日本商事公司

如果说去不去中国投资,对于日本商事公司来说需要抉择,那么,它们面临的更大问题则是,主要依赖原材料、原燃料来赚取高额利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它们需要转型求发展。

十余年来,在日元不断走高的时候,日本商事公司通过投资矿山油田,获取了大量的开采权。它们将矿石、原油、粮食等卖给新兴工业国,赚足了利润。而这两年的日元暴跌,也让汽车、电子、旅游等行业的公司额外收获到了超额利润。

大多数商事公司以纺织、海运发家,但现在纺织、海运已经不是这些公司的主营业务。人们发现,原材料、原燃料是过去10年商事公司获利的主要渠道。然而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的原油暴跌,让日本的商事公司觉得,应该寻求其他发展方向了。

综合商事公司住友商事2014年年底对外宣布,该公司在美国参加的页岩气开发,给公司带来了2700亿日元的亏损。

2015年新年伊始,三菱商事总裁小林健在对全体员工的新年致辞中,已经不再强调资源能源的获利目标。在他的致辞中,也还是认为通过这些部门的努力,今后还会有很大的商业机会,但显然在2015年要通过资源能源给公司的效益创造机会,已经几乎没有可能。

2015126,日本五大商事公司之一的丸红也对外公布了财务数据。丸红在墨西哥湾、美国等地开发原油天然气,结果造成950亿日元的损失。并购的美国粮食公司卡比伦公司,也造成亏损500亿日元。在智利开发的铜矿,发生了100亿日元的赤字。

“完全没有想到原油价格会降到这个程度。”丸红总裁国分文也在见日本记者时说。

回顾上世纪80年代原油价格下滑的经历,估计本次原油价格下滑的时间也不会很短。1985年,原油价格为每桶30美元,到了1986年下滑到10美元以下,回复到30美元是15年后的2000年。从那以后才有了原材料、原燃料价格的新上扬期。日本经济界普遍认为,从2015年开始,原材料、原燃料价格将进入到较长时间的下滑阶段。

“到20163月截止的2015财年,我们的2500亿到3000亿日元纯利润目标,已经很难实现。”丸红总裁国分文也说。丸红至少需要将效益目标下调1000亿日元。

现在日本商事公司急需对业务进行调整,寻找到新的发展方向,保证有10年左右的持续盈利能力。



谁将助伊藤忠超越三菱、三井?

在日本一些政治家将中国风险说得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大的时候,同时也是在日本媒体集中报道中国理财产品风险、房地产泡沫危机等的特殊舆论环境下,伊藤忠将6000亿日元在一年时间内注资到中信股份,这被视作伊藤忠寻求新的发展方向,在商事公司中挑战三菱、三井绝对地位的一次重要机会。

“我们的块头只有三菱商事的一半、三井物产的2/3,追上这两家公司,我们需要积攒良好资产。”伊藤忠总裁冈藤正广说。

在明确知道中国是世界发展最快的地区、有优良的资本回报率、市场拓展前景很好的前提下,按照一部分政治家的意图,迎合日本媒体舆论,避开中国去求发展,实际上等同于缘木求鱼,不能达到目的。

在东京,笔者看到日本经济界、日本舆论对伊藤忠的本次投资也还是冷嘲热讽,真正敢出来冷静评价伊藤忠的人不多。即便是122的东京股市,同样对伊藤忠的出资没有显示出太大的热情。

在日本商事公司已经走过依赖原材料、原燃料获取利润的阶段后,下一个重点该是哪里?伊藤忠选择了中国,更多的日本商事公司则还在彷徨。到2020年的5年中,伊藤忠将会在日本金融市场上交出一份什么样的答案?能否用10年左右的时间先赶超三井物产?人们拭目以待。

“在中国业务上,投资的风险要远比不投资的风险小很多,但太多的日本公司已经没有了这种战略眼光。”全球500强公司之一的日本三菱化学控股公司的一名员工对笔者说,好在今天的日本还有伊藤忠这样的公司。

《中国经济周刊》2015年第5 78-80页)

“中国最强商社”,这是笔者见伊藤忠商事公司的员工时,他们最经常说的一句话。翻译成中文的话,就是“日本大型商社中,中国业务做得最好的公司”。

120,伊藤忠商事公司联合泰国正大集团,向中国中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股份”,00267.HK)注资1.2万亿日元(约合644亿元人民币)一事,引爆了日本舆论。伊藤忠负责其中的一半投资,约6000亿日元(约合322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全年,日本所有公司对华投资总额为5040亿日元。而伊藤忠一家公司的投资,在2015年开年第一个月就超过了去年全年日本所有公司对华投资总额。

《中国经济周刊》,201522

http://paper.people.com.cn/zgjjzk/html/2015-02/02/content_1530756.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