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点心吧!有那么好吃吗?这些物种都快被吃灭绝了

随着海洋食品、矿物燃料、矿物、能源和运输方面不断工业化发展的趋势,海洋生物灭绝的数量可能会迅速增加。和很多陆地生物灭绝的命运相似的是,作为“美味佳肴”,它们灭绝的方式之一竟也是难逃被人类烹制的厄运。

鳗鱼、北方蓝鳍金枪鱼、石首鱼、玳瑁….细数下来,真的有点罄竹难书……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些海洋生物,都是怎样被我们吃光的吧!

被吃光的海洋生物有哪些?

为了满足舌尖上的贪婪,过度捕捞渔业资源,是导致许多海洋生物濒临灭绝的重要原因之一。

鳗鲡:日本鳗也在人们把它们变成一份份喷香的鳗鱼饭之后,逐渐“跻身于”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的濒危等级。而其同门欧洲鳗,曾是欧洲人最爱的盘中餐,早已被列为极危级别物种。鳗鲡的这条灭绝之路,其根源就在于人类旺盛的食用需求。

北方蓝鳍金枪鱼

北方蓝鳍金枪鱼也是马上就要被吃光的一种典型代表。这种鱼体内脂肪含量高,尤其是它的腹部肌肉,是最顶级的寿司食材,商业价值极高。

全球的蓝鳍金枪鱼正在遭到滥捕,人们通过各种科技装备在海上对它们进行追踪,让它们无处遁形。大西洋的蓝鳍金枪鱼种数量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下降了九成,使它“荣登”IUCN(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极危物种之列。

石首鱼and小头鼠海豚

有一个非常“尬”的故事。美国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的鱼鳔被晒干后,远渡重洋到中国南方,就变成了既养生又滋补的花胶。品质上好的花胶,市价在一千元甚至几千元一斤。于是,也就用了差不多一个世纪的时间,这种曾经普普通通的鱼类摇身一变成为极度濒危物种。

悲催的是,这还不是全部—当我们捕获加州石首鱼的时候,还顺道伤害了小头鼠海豚。这是怎么回事?原来,当渔民用刺网捕捞加州石首鱼时,不断会有小头鼠海豚误触网导致窒息并溺亡,且概率非常之高。因此到了1997年时,小头鼠海豚只剩下567头,而现在,地球上只剩下不足100头。

斯特拉大海牛

类似这样的“死亡名单”还可以越列越长。比如,斯特拉大海牛,它曾是海洋里的第二大哺乳动物,无忧无虑地生活在浩瀚的海洋里。直到有一天,人类发现了它们的踪迹,它们便遭遇了疯狂捕食,甚而坊间对这种海牛的肉香赞不绝口。再加上富商们对其皮毛的浓厚兴趣,终于导致这一物种被大规模捕杀。直到1768年灭绝,斯特拉大海牛也没留下任何标本。

大海雀

是一种生活在北大西洋法罗群岛、冰岛和纽芬兰岛外芬克岛等地的海鸟。这种鸟长约75厘米,长有短翼,陆上行动迟缓,可以在水下游泳。19世纪初期,人类为了捕食它们以及获取油脂、羽毛和鸟蛋,甚至是制成标本收藏,将它们悉数诱捕屠杀。最后一只大海雀于1844年6、7月间在冰岛艾尔帝岛被杀。

日本海狮、玳瑁

日本海狮,在传统医学中,它被认作营养丰富的食物,体内的油脂被人类大量采集使用。玳瑁,甲片、血、肉均可入药,在利益的驱使下,长期以来,被人狂捕滥杀,数量一直在下降。

水产养殖,能否 一劳永逸?

那么,人类是不是可以通过养殖来解决“口福”和“保护”这一对矛盾问题?如你所想,水产养殖确实是一个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巨大作用的“两全之计”,但却并不是一剂“万能良方”。

比如,我们前面讲过的鳗鲡。鳗鲡和其他一些人们最爱食用的鱼类,像鲑鱼、沙丁鱼、小黄鱼、金枪鱼这些,都是洄游鱼类。

洄游是鱼类运动的一种特殊形式,是鱼类主动、定期、定向、集群、具有种的特点的水平移动。洄游具有周期性,随着鱼类生命周期各环节的推移,每年重复进行。通过洄游,鱼类可满足不同生活时期对生活条件的需要,从而顺利完成生活史中各种重要的生命活动。

鳗鲡在淡水中成熟之后,必须回到固定海域进行繁殖。日本鳗鲡会跋涉5000多千米,从淡水顺流而下,在马里亚纳海沟西侧海域繁殖。

欧洲鳗鲡、美洲鳗鲡也会不远万里横跨大西洋到百慕大地区繁殖。在长途跋涉、几乎耗尽体力的情况下,成年鳗鲡产下鱼卵后不久便会死亡,而孵化后的小鳗鲡则会因天性使然,追随根植在基因里的召唤,千里迢迢回到生活的淡水区域。

仅仅在“洄游”这一项自然赋予生物的天性面前,人类目前的各种养殖手段都显得捉襟见肘,想依靠养殖来满足人们对洄游鱼类的食欲,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对于那些极危的物种来说,我们还有很多能做的事情,但再不做可能就来不及了。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zsjsll.jp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