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张老脸我不想要了!换一张行不行?

作者:陆远熙

在不少科幻电影中,“换脸术”都作为故事的点缀而登场:主角由于某些原因而需要隐姓埋名,便通过“换脸术”成功让自己的面貌变成另一个人。我们在惊叹于编剧的奇思妙想之余,也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换脸术”究竟只是电影中的一种假想,还是在真实世界早已有了与之对应的存在?

答案可能会让不少人惊讶,学名面部移植(Facial transplantation)的“换脸术”,早在10年前便已应用于临床。尽管面临着重重障碍,但仍在改进之中的面部移植,可能会为面部严重毁损患者带来希望之光。

什么是面部移植?

我们经常能够见到关于面部严重毁损患者的报道,他们由于各种意外事故(如车祸、灾害、动物伤害等)或严重疾病(如面部肿瘤)导致面部组织严重毁损,这不仅仅会让患者陷入毁容之后的严重心理障碍之中,也对患者的日常生活造成了极大影响。

尽管一些面部毁损可以通过整形外科手术得以纠正,但不幸的是,这毕竟只占患者中的很小一部分。而面部移植的出现,正是为了解决患者存在的严重生理和心理障碍,从而明显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

面部移植通过将取自死亡捐献者的面部器官(如嘴唇、鼻子)和面部组织(如皮肤、肌肉)通过精细的手术与受者的面部神经血管进行对接,从而达到改善面部毁损患者外观的目的。

从2005年法国亚眠的一个团队开展了第一例面部移植手术开始,截至2014年,全球范围内共实施了28例面部移植手术,患者大多因动物袭击伤、意外事故(如电击伤、化学灼伤)、火灾或面部肿瘤而毁容。

面部移植的效果

在有限的报道中,尽管面部移植存在着很高的整体失败率和组织排斥(正如其他器官移植一样,面部移植物也会被免疫系统排斥)风险,但总体而言不少患者都通过这项手术获得了新生。

例如前面所提到的第一例面部移植手术,受者便是一位因被犬只袭击而造成毁容的女性,尽管术后发生了2次部分性排斥反应,但患者的一般状况良好,功能恢复效果也较好(患者包括微笑在内的高级面部功能于术后18个月恢复,术后3个月患者的心理状况和社会融入度就得到了显著改善)。

根据目前的文献数据,面部移植术后首先恢复的将是患者的面部感觉功能,一般手术3~6个月后,患者即可重获光感,温度感觉能力则会在术后3~8个月内恢复。随后恢复的将是患者的简单面部运动功能,例如咬合(3~6个月内)、面部肌肉和器官(如鼻部)运动(4~12个月内),以及进食、言语等简单日常行为(4~6个月内)。高级面部功能的恢复往往出现较晚,至少要在手术后8~18个月内才能得以重塑。

image.png

不过令人感到惊异的是,尽管面部移植术后的功能恢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但患者在移植后短时间内即可观察到明显的心理状况和社会状况改善,这很大程度上是源于面部毁损被逆转后带来的信心提升和更好的社交能力。

一般在面部移植完成2~6个月后,这种心理上的改善便会凸现出来,甚至有些患者能够在完成手术一到两年之后,重返以往的工作岗位,可见面部移植对他们的生活质量所带来的积极影响。

当然,正如其他医疗手段一样,面部移植术也远非十全十美。尽管大多数患者都能观察到生理、心理和社会能力方面的明显提升,但有时也难免出现不理想的结局。

例如全球第二例、在我国西安的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进行的面部移植手术,尽管手术初期恢复效果十分显著,但由于患者未能对移植术后的坚持抗排斥治疗有深刻认识,加之生活环境和民族风俗因素,导致患者在移植术完成数年后擅自停用免疫抑制剂,最终死于排斥反应。

面部移植的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已经有一定数量的成功病例,但面部移植术进行的意义直到几年前依然存在很大争议。

由于面部移植术并不是为了挽救生命,而是为改善患者的生活质量而进行,因此有人认为面部移植术带来的风险(如免疫抑制治疗、手术失败、排斥反应)可能会远超手术的获益。不过随着面部移植术的长期随访结果发表,目前医学界已经一致认可了在适当条件下开展的面部移植术本身所具有的无可比拟的价值。

正如其他会对患者心理产生影响的手术(如此前反复失败的阴茎移植术)一样,面部移植术对患者的心理影响也是一大问题。

但从长期随访数据来看,由于面部移植术往往有着非常严苛的适应症、术前反复的心理评估与筛选、术后持续不间断的心理干预和疏导,绝大多数完成面部移植术的患者在心理方面不仅没有产生负面效应,而且还因手术使生活质量达到了很大改善。

当然,如何进一步筛选最适合面部移植术、移植后能够发挥最大正面效应的患者,以及术前术后如何进行心理干预,还有待医学界的进一步探索。

基于面部移植术带来的术后免疫排斥反应风险,患者往往需要长期服用免疫抑制剂,而免疫抑制剂本身即可带来一定的负面效应(如增加感染和肿瘤风险、导致代谢系统异常、增加患者经济负担等)。

因此目前的一个研究方向便是,如何让面部移植术患者出现免疫耐受(即受者的免疫系统成功识别供体组织为“相容组织”,从而使患者在不进行免疫抑制治疗的情况下亦能不发生排斥反应的现象)。因为免疫耐受现象在肝移植中很常见,所以不少科学家正在通过对肝移植进行研究,结合面部移植的临床实践,而努力发掘能够产生免疫耐受的方法。

给人以“从科幻中走出来”印象的面部移植术,尽管仍处于探索阶段,但已经成为面部严重毁损患者的一种可能治疗手段。相信随着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面部移植术也将越发完善,从而造福更多的患者。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zdrb.jp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