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服装深度分析:中国的“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

今年,市场对于消费升级与消费“降级”的争辩很多,我们认为低线城市仍在消费升级,而一二线城市表现了非常明显的消费“降级”。我们首先要定义何为低线与一二线城市,何为升级与降级。在研究消费品时,我们认为不应纯粹以行政级别划分几线城市,而应该以消费能力划分。其次,我们不应该以价格绝对高低来判断是升级还是降级,同时应该考虑消费者的边际价格变化,以及对品质的追求、购买频次等因素。

1)一二线城市的消费“降级”:

在过去几年,消费者大多追求高品质、高情调、大品牌、甚至通过高价格来彰显自己的品味与格调。由此在那段时期,中国游客到日本疯抢马桶盖和电饭煲的新闻屡见不鲜。但近两年,我们明显的发现,消费者似乎更青睐去品牌化的产品和价格更低廉的产品。如今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喜欢上了新国货,开始使用小米、名创优品、网易严选等高性价比产品;使用华为手机的同事越来越多,物美价廉的国产汽车也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喜爱;NOME 生活馆一开就火;我们在家里网购的时候会到不同的电商平台货比三家,没事儿还帮朋友在拼多多上砍价;相比于以往追求高价高质的产品,如今的我们似乎越来越节省了。

其实,我们认为这正是一二线城市的一种消费“降级”的现象。通过参考 90 年代的日本市场,我们认为我国中产阶级“M 型”的消费结构愈见明显,即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向高性价比和奢侈化两极分化。在过去的十几年间,我国中产阶级群体迅速壮大,而生活压力和成本也在与日俱增,其中房贷支出对于消费者财富的挤出效应最为明显;同时一二线城市医疗、教育等方面的成本也在逐年提升;加之今年 P2P 暴雷,消费数据持续走弱的情况下,消费者的购买力受到限制,消费透支开始显现,消费者在产品选择上更青睐于低价的产品。

但“由奢入俭难”,在体验过高质量的产品之后,消费者不会由于价格降低而在产品品质和质量上做出妥协和让步,这时既具有低廉的价格又拥有高品质的产品将更容易受到青睐。若单纯从产品价格降低的角度来看,这确实是一种消费降级,但是消费者对于产品本身的品质并没有降低要求,只是显现出更为理性更为成熟的消费观念,对于产品的选择上也不再盲从,对于品牌溢价的支付上面更显谨慎,从这一角度来看,是另一种形式的消费升级。

2)三四线城市的消费升级:

以此同时,在一些县城或农村地区,以往人们日常的首饰、被褥、服装、婚床等物品大多是找当地口碑较好的个体小店进行购买,但是如今电视广告中经常见到的品牌都已经进驻进来:买内衣可以在都市丽人的店中选购;“男人的衣柜”海澜之家的旗舰店也开在街边;选购首饰不再去当地的金店,而是选择大品牌周大生;同时消费者的消费频次开始提升,以往作为奖励,父母会每月带着小朋友去当地的汉堡店大吃一顿,如今闲逛时到肯德基、麦当劳买些小吃已经习以为常;下班后去新入驻的万达广场的影院看电影成了低线城市消费者时尚的休闲方式;夫妻双方通过自己的努力买下一套小房子,开着十几万元的汽车,过段时间还可以带着父母出去游玩一番,日子过得比以往更丰富,似乎也更舍得花钱了。

其实这正是一种消费升级的现象。那么何为消费升级?我们认为是消费者的消费习惯从杂牌过渡到有品牌;消费观念得到升级,即对产品的品牌和质量有了更高的要求;产品结构中中高端产品的需求开始提高;消费频次由低频转向高频。究其原因,我们认为相比于一二线城市消费者的高生活成本,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所面对的负债压力较小,同时物价相对较低,生活成本较低,购买力提升较快,可挖掘的消费点更多。在信息高速发达的如今,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和消费习惯也得到的升级,对于产品有了更高的要求。即产品除了需要满足消费者最基本的功能需求之外,还要满足消费者更高层次的需求,如对于产品的品质、品牌、设计、外观、品味等。其实,近年来,伴随着单价较低的必需品行业(乳制品、调味品行业)在低线城市逐步完成消费升级,单价相对较高的生活可选消费品行业(如珠宝、家纺等)也正在进行消费升级,并将在未来持续享受低线城市消费升级带来的增长红利。

一二线城市的“消费降级”,具有高性价比产品的品牌发展潜力较大

目前我国新中产阶级群体迅速壮大,已达到 3.83 亿人。根据麦肯锡及 CBNData 的 预计,2020 年中国消费总量增长的 81%将来自于中产阶级,同时,根据《新中产报 告 2017》显示,中产阶级在一二线城市的占比达到 72.94%,可见中产阶级作为一二 线城市的消费主体,未来消费潜力巨大。根据《新中产报告 2017》的调查显示,中 产阶级消费者青睐于质量过硬且价格合适的产品,以汽车为例,中产阶级偏好德系 车和日系车,而价格区间分布最多的是 10-20 万元;同时有 2/3 的消费者认为性价比 与产品品质同样重要,可见中产阶级的消费者消费观念趋于理性。

中产阶级更青睐于高性价比产品的一个推动因素在于其生活压力和成本的剧增,对于 消费具有挤出效应。2010 年-2017 年,一线和二线城市的房价涨幅分别为 93.5%及 40.5%;而与此相对应的是居民的房贷收入比从 07 年的 38%猛增到 17 年的 75%,居民储蓄率 一度下滑。这导致我国居民负债逐年提升,17 年的居民杠杆率已经达到 49%,深圳地 区已经达到 148.2%。由于较高的生活成本和生活压力对于消费带来了明显的挤出效应,使得一二线城市消费者不愿支付较高的品牌溢价,更倾向于高性价比产品。近年共享 经济、拼多多、小米、网易严选和名创优品等品牌和渠道的兴起更是印证了这一观点,由此,我们认为市场中拥有高性价比产品的优质企业有望抓住机会进一步扩大规模,提升市场份额。

低线城市的消费升级态势显现,市场潜力巨大

从需求端来看:在一线城市的生活压力提升及“落脚难”的背景下,一线城市常住外 来人口开始流出,三四线城市的消费人群逐步扩大,同时消费者的消费观念得到转变。从数据来看,上海常住外来人口连续三年下降,17 年为 972.69 万人(-7.51 万人),北京则连续两年出现下降,17 年常住外来人口为 794.3 万人(-13.2 万人);与此同时 本地农民工人数的增长速度高于外出农民工也进一步说明更多的农民工选择在就 近的低线城市中就业。随着外出人口返乡及信息媒体的高速发展,也使得一二线城市 的消费观念传导到低线城市,促进当地的消费升级。同时,伴随城镇化水平不断提升,消费者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17 年我国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为 8.65%,高 于城镇居民的 8.27%;从人均消费支出来看,农村居民 17 年增速为 8.14%,远高于城 镇居民的 5.92%,可见低线城市的购买力较好;另外,我们认为棚改货币化政策主要 影响的是非省会地级市,对于低线城市及农村地区的影响较小。由此在低线城市消费 升级和需求不断提升的情况下,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边际增量提升空间较大,未来消费 升级态势将得以延续。

供给端来看:在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低线城市消费者的需求日益增长,商业地产抓住这 一时机开始进行渠道下沉和规模的扩张。以万达广场为例,18 年万达计划新开 52 家万 达广场,其中布局在三线及以下城市 38 座;同时,低线城市购物中心的客流量增长远 高于一二线城市(13—16 年四线城市购物中心日均客流量 CAGR=8.5%)。在这样的背景 下,国内优质的品牌服饰跟随购物中心进行渠道下沉,扩大了渠道规模和数量,收效明 显,未来将持续受益于低线城市消费升级所带来的增长红利,并有望孕育出具有更具影 响力的品牌和公司。

推荐标的:

1)主要受益于一二线城市消费“降级”:$开润股份(SZ300577)$$南极电商(SZ002127)$$水星家纺(SH603365)$ ;

2)主要受益于三四线城市消费升级:南极电商、水星家纺、海澜之家、森马服饰、太平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