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说我45岁,属马;刘墉说咱俩同岁,我属驴。乾隆愣了,刘墉说了什么话让乾隆很高兴?

乾隆属马,刘墉属驴,这件事可闹大了,刘墉差点被乾隆逼死。

民间有个传说,叫做“以凤换龙”。据说雍正的妃子钮祜禄氏,本来生了一个女儿,她听说陈中堂同时得了一个儿子,就私下跟陈中堂的儿子调换了。那个被调换的陈中堂的儿子,就是后来的大清皇帝乾隆。

乾隆手下有两位著名的中堂,一位是满中堂,就是大名鼎鼎的“蜡头儿”和珅;另外一位是汉中堂,他就是“罗锅儿”刘墉。

历史上的和珅和刘墉,并不像绰号所说的那样,一个矮胖,一个驼背,其实两人都是体格魁梧,相貌堂堂之人。

和珅十一二岁就当上了御前侍卫,只是发育有点晚,当时有点胖,又有点矮。和珅天天跟着乾隆,给乾隆打“气死风灯”照亮,大伙就给他起了一个外号“蜡头儿”。

刘墉之所以成了“罗锅儿”,是刘墉自己跟乾隆讨封的。

刘墉能写会画,学问非凡,就是天天趴在桌子上念书写字苦修来的。只是时间长了,刘墉有点水蛇腰。

有一天哪,他上殿见皇上,往那一跪,乾隆一瞧,顺嘴说了一句:“刘墉,你这么一跪,成罗锅儿了!”

刘墉一听,赶紧磕头:“谢主隆恩。”

乾隆听了一愣:“嗯?你谢什么恩哪?”

刘墉答道:“谢万岁封我为罗锅儿。”

乾隆乐了:“嗨,你个刘墉还真会讨封呀,这就每年多领两万两银子的俸禄了。”

原来清代有个规矩,皇上亲口封一个字儿,每年就可以多领一万两银子的俸禄。

乾隆本来想反悔,可被刘墉说君无戏言,不能说话不算,也就作罢,封就封了吧,不就是每年多花两万两银子的事情么。

但是事情不能就这么就结束了,刘墉和乾隆,还要继续斗智斗勇。

刘墉到了四十五岁生日之时,原本是想悄悄的过了就行了。结果百姓感恩刘墉,纷纷给刘墉送来了一堆什么“万民伞”、“万民衣”、“万年旗”、匾额之类的,甚至还有百姓给刘墉立了长生牌位。

和珅见状,觉得机会来了,就跑去乾隆那里,添油加醋的打刘墉的小报告。

乾隆一听,这刘墉竟然比自己人气还高,竟然还有长生牌位,火腾一下就上来了:“传刘墉,就说朕要给他过寿。”

刘墉接旨,心里犯着嘀咕跑去拜见乾隆。

刘墉行过君臣大礼,乾隆就发问了:“今天是你的寿诞,不知高寿多少啊?”

刘墉刚要答四十五岁,但是心里一盘算,我之前被太后收为了干儿子,而你乾隆是太后的亲儿子,我们是哥俩,你怎么会不知道我的年龄?我们俩同岁呀。

刘墉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过来。古代要避“圣讳”,什么名字、年龄、属相之类的统统都要避讳。如果刘墉直说了,乾隆一定会说:“我四十五,你也四十五,你想当皇上?拉出去,杀!”得,玩完了。

于是,刘墉改口了:“微臣……去年四十四,明年四十六。”

乾隆又问:“那你今年呢?”

“万岁天资聪慧,请吾主自裁。”

乾隆一听,嗨,又把球踢回来了,如果再问,倒是显得自己傻了。

但乾隆仍旧不肯罢休,就又问:“我属马,你属什么呀?”

刘墉一听,就明白了,又来诓我:“回万岁,臣属驴的。”

乾隆一听,愕然:“十二生肖,哪有属驴的?”

刘墉正声道:“万岁属马,臣只能属驴了!请万岁赐臣属驴!”

乾隆一听,嗨,你个刘墉,还真能掰扯,顺便又想诓骗朕的银子。

此时,乾隆觉得刘墉还算知道礼数,不是那么生气了,但并没有十分高兴。只是呢,乾隆想继续刁难刁难刘墉,看看刘墉的笑话。

乾隆就又说:“没有属驴的,朕也不能赐你属驴。你敢戏耍朕,现在朕要你去自绝,去吧。”

乾隆说完,心中窃喜,你要是不死,那就是不忠。然后脸一转,用袖子挡住了脸,等着刘墉自尽。可是等了半天没动静,转脸一看,刘墉还站在那,双手作揖状,看着自己呢。

一问,原来刘墉在等着乾隆告诉他怎么个死法。乾隆心想,让他自缢,还要给他找绳子;抹脖子,还要给他找刀,就说:“你蹦的高点,自己摔死算了!”

刘墉就开始在哪蹦,蹦了半天也没死。

和珅见状,上前说:“万岁,让他跳外面两丈多深的太液池得了!”

乾隆一听:“好!就这么做!”

结果,刘墉磨磨蹭蹭走到了池旁,楞半天,然后作了个揖,点了点头,又磕了三个头,就走回来了。

乾隆和和珅一看,辫子都气直了。乾隆问道:“让你跳太液池,你怎么回来了?”

刘墉跟乾隆说他在水中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跟他说:“我逢昏君须当死,你遇明主自当生”,然后他才回来的。

乾隆一听,跟和珅对视一眼,被气乐了。

就对刘墉说:“你也甭死了,还是活着继续气我吧!”说完,把刘墉赶回了府。

刘墉见到了谁呢?自然是投水为国而死的那位楚国夫子呀。按照夫子所说,如果刘墉死了,那乾隆就成昏君了,乾隆只能放了刘墉。

当然,这只是一段广为流传的传统相声段子罢了,能搏诸位看官一笑,也不枉我费了半天的气力打字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