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与“正负”,“中庸”与“0”之间究竟有什么本质区别?哪个对世界更有价值?

一、“阴阳”本义上讲,阳光所照之处为阳,阳光被遮之下为阴。后世《易经》中卦、爻、太极,广延“阴阳”之义,“易有太极,是分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卦有阴阳,尤其是《易经》自然分384爻共计阳爻192、阴爻192,那么根据《易经》“万物类象”思维原理,则世界万事万物,皆可分出阴阳了。太极图又分出阴、阳二鱼,阴鱼又阳眼,阳鱼又阴眼。

“正负”之讲究,私下以为应以西方自然科学的现代数学传入为界,它本义是数轴之中,0的右侧、箭头所指方向为正数,0的左侧、箭头反向之数为负数。后世人们将“正负”加以延伸,正能量、负能量,正离子、负离子,正电荷、负电荷,正情绪、负情绪,等等。

个人认为,“阴阳”是一个广义的“正负”概念,它包括“正负”,甚至“正负”仅仅只是一种“阴阳”。而“正负”的广泛应用应由现代数字的数轴而来,一定意义上讲,它也具有狭义上“阴阳”的含义,但它不能包涵所有的“阴阳”。即“阴阳”面宽,是个大集合,“正负”面很窄,它仅仅只是“阴阳”大集合中,很小的一个子集。

二、关于“中庸”和“0”。同样地,或者说是非常类似的,“中庸”是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儒家思想文化中的一个概念,意为不偏左、也不偏右,不偏上、也不偏下,不偏前、也不偏后。由于中国传统儒、道文化均有“物极必反”的辩证思维观、认识论,那么人、事、物处于“两极之间”的状态时,它们将会是一种比较稳定、平衡、不发生“极变”的均衡状态。尤其是儒家思想非常强调“中庸”的好处,且有《中庸》这一列为古科举“四书”的儒家经典书籍,传之后人。

“0”的概念,中国古人虽有,但在通用阿拉伯数字传入之前,一般以“零”书写并表示。私下仍认为它也是一个现代数学传入后的产物。数轴中的“0”点,平面直角坐标中的”0”点,立体坐标中的“0”点。这里的“0”点均是上下、左右、前后正负数的分界点或称为原点。

如果非要把“0”哲学化、思想化、文化化,那么我认为,“中庸”比“0”大,“中庸”是一种均衡状,是个大范畴,而“0”是个唯一态,是原点、起始点、支撑点、绝对的平衡点。

三、关于“阴阳”与“正负”、“中庸”与“0”,它们哪个更有价值?我个人的思维理念之中,把广义的“阴阳”和数字哲学化的”0”相结合,即以《易经》的“万物类象”、“一分为二”,和我自以为对《道德经》感悟的这个万物“道”的“0”点相结合,假以时日、假以支持、假以方便,某某或可推演全球、国际、国家、行业,亦或是企业、个人的对错得失、成败兴替,应该可以比较好的起到系统化、信息化、全息化、控制化的预测和咨询作用。(谨此!全当吹牛吧!谢谢您的阅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