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信等一些高利贷公司,年化利率是人民法院规定的几倍,为什么还能给借款人上征信?

答:利息与各项费用总计过高,给借款人带来资金成本过高的感觉。综合资金成本年化率远高于司法机构法定年利率,这应该是法规政策的滞后、前期互联网金融不规范而造成的。

本律解构一案例样本,来予以说明资金成本年化率过高的原因,及法规政策的滞后性。

案例样本: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等与徐某某民间借贷纠纷一审案;审理法院:河北省石家庄市桥西区人民法院;案号:(2018)冀0104民初3346号。

诉讼请求要点:一、要求徐某某偿还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贷款本金12292.45元、利息793.87元、贷款管理费5228.72元、月灵活还款服务包费60元、违约金240元、保险手续费0元,共计17843.89元;二、要求徐某某支付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客户服务费1114.35元。上述一、二项总计18958.24元。

法院认定事实:2015年5月3日,徐某某签订编号为3513xxx001的个人贷款申请表(现金贷),贷款本金18000元,分期期数27期,每月还款1185元,每月还款日8日,月客户服务费率0.364%,月贷款管理费1.458%,月贷款利率1.750%,月灵活还款服务包费15元,保险月手续费0元。2015年5月4日原告捷信消费金融有限公司将贷款本金18000元转到被告徐某某银行账户。被告已偿还10期,每期偿还1185元,至2016年7月8日已连续90日未偿还。

本律对事实部分的分析:

贷款本金18000元,分期期数27期,每月还款1185元,此为等额本息还款法,依此计算的年利率应为55.8871%,为何月贷款利率1.750%(年利率为21%)呢?若贷款本金18000元,分期期数27期,月贷款利率1.750%,则每月偿还本息额仅需842.23元,为何借款人每月又要偿还1185元呢?(见下图)

经分析:每月偿还的1185元系由四部分组成:

a、每月偿还的本息;按月贷款利率1.750%计算的,每月偿还本息842.23元。

b、月客户服务费;贷款本金18000元 X 0.364% = 65.52元。

c、月贷款管理费;贷款本金18000元 X 1.458% = 262.44元。

d、月灵活还款服务包费15元。

四项合计,借款人每月偿还1185元。其中每月偿还的费用达342.96元。

而借款人每期偿还1185元,共10期后,已偿还本金5707.52元,已偿还利息2714.82元,已支付其他三项费用3429.6元,尚有本金12292.48元未偿还。(见下图第10期的贷款余额)

法院判决:支持原告捷信要求被告徐某某偿还借款本金12292.45元、利息793.87元、违约金240元,共计13326.32元的诉讼请求(未支持原告贷款管理费5228.72元及月灵活还款服务包费60元的诉讼请求);对于原告深圳捷信信驰咨询有限公司要求被告徐某某支付服务费1114.35元的诉讼请求,因系另一法律关系,本案不作处理,应另行处理。

裁判理由:法院以利息、违约金、贷款管理费、月灵活还款服务包费、保险手续费等总计超过年利率24%为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法发【2017】22号)第二条规定,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从而作出部分支持原告,部分未支持原告的判决。

本律对法院判决的简评:法院坚守了24%的法定年利率红线,无疑是正确的。但法院在判决中引用最高院民间借贷司法解释的相关条款,却是错误的。因为此案例的原告为银监会批准设立的金融机构,案例应为金融借款而非民间借贷案件 。

高利产生的原因:

对于早已兴起的互联网金融,十部委于2015年7月14日才颁布相关于互联网金融“宪法性”的文件《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此后各主管部门陆续颁布了一些具体实施办法,却一直未对互联网金融参与的服务机构收费标准作出相关的规定。而最高院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也只是在2015年8月6日才颁布,才对借贷利息及各项费用的上限作出规定,但这也只适用于出借人与借款人之间,不涉及提供居间服务第三方所收取的居间费。网络借款中,除出借人与借款人外,更是涉及第三方提供相关服务,对相关服务收费也没有明确的标准。在校园贷、现金贷问题迭出、P2P平台陆续爆雷的过程中,相关监管部门才陆续出台了一些以各种费用为名突破利率红线限制性政策。

如:2017年8月4日最高院《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 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请求对总计超过年利 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的,应予支持,以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 资成本。

又如:2017年12月1日《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规定,各类机构以利率和各种费用形式对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规定,禁止发放或撮合违反法律有关利率规定的贷款,各类机构向借款人收取的综合资金成本应统一折算为年化形式。

案例样本中的借贷,发生在2015年5月3日,此时最高院民间借贷司法解释、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尚未出台,更别提此后对利息及费用限制的相关政策了。案例样本中,虽然借款的年利率是合法的,但对借款人收取的各项费用,致使综合资金成本年化率达55.8871%,远远高于司法机关规定的年利率标准上限。但这是由于法规政策的滞后、前期互联网金融不规范而造成的。网络借款事实上高利的成因很多,法规政策滞后只是成因之一,一个案例样本不足以说明全部。

相信随着互联网金融的整治整改,借收取各种名目费用来突破法定利率红线的现象将会得到遏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