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誉的北冥神功是李秋水留下的,李秋水为什么不去吸别人功力,然后去找童姥报仇?

李秋水与天山童姥师姐妹的恩怨情仇,让她们争斗了一辈子,到死才算一笑泯恩仇。两人之所以能够一辈子明争暗斗,都没能分出胜负,做一了断,除了还有点同门情谊在,跟她们两人的武功也有很大关系。师姐童姥的功力虽在李秋水之上,但高不了太多,即使杀得了李秋水,也是两败俱伤。李秋水明里奈何不了童姥,则专等童姥返老还童之机,再行毒手。两人的恩怨情仇,注定难解。

李秋水和天山童姥武功相当,故而才相斗一生

她们逍遥派的武学理念,在《北冥神功》开篇,讲得很清楚,是以“内力为本,招数为末”,积蓄内力是第一要义。因此当年她们的师傅,各自传了一门修炼内力的内功心法给他们。大师姐天山童姥受传《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无崖子修练《北冥神功》,而小师妹李秋水则是《小无相功》。这三门绝学,皆能修炼出高深内功,以各自内功为基,天下外功武学皆能为之所练。

《庄子》‘逍遥游’有云:‘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也。’又云:‘且夫水之积也不厚,则其负大舟也无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则芥为之舟;置杯焉则胶,水浅而舟大也。’是故本派武功,以积蓄内力为第一要义。内力既厚,天下武功无不为我所用,犹之北冥,大舟小舟无不载,大鱼小鱼无不容。是故内力为本,招数为末。新修版《天龙八部•第二章》


这是逍遥三老的武学根基,各自也因之都练出了一身深厚的内力。倘若不是三人的情感纠葛,一同致力于逍遥派的发展,则江湖中当有属于逍遥派时代的一段时期,而且这个时期跨越的时间会是相当的长。只可惜天山童姥和李秋水为了无崖子的争风吃醋,毁了这一切,也造成了两人一辈子的争斗。

在李秋水和无崖子离开天山,到大理无量山双宿双栖之后,三老其实都迎来了各自一段武功大进的时期。李秋水和无崖子在琅嬛福地除了勤修内功,又收集了天下武学典籍,而童姥在灵鹫宫,他们逍遥派像“天山六阳掌”等的高深武学同样不少。这就让他们的武功,在内外双修中皆是大进,不同的是李秋水和无崖子在武学上的修为是得其“博”,而童姥则是得其“精”,三人的武功实力基本相差不大。

因此,李秋水和无崖子两人在一起时,童姥不敢寻仇上门,如此倒是相安无事了十年左右。到无崖子遭丁春秋暗算,李秋水远走西夏之后,摸清了李秋水行踪的童姥终于有了报复之机,并成功让李秋水毁容。李秋水以美貌自负,毁她容貌比要她性命更残酷,童姥用这来报复当年被她暗算,以致身躯永远停留在女童模样只恨,算是相得益彰了。


但此举也成功加大了两人的仇恨,李秋水明里知道不能完胜童姥,于是专等童姥返老还童之机,再行毒手。以王夫人的年龄作推算,李秋水被童姥毁容后,前后有两次趁童姥返老还童,功力尽消之时去寻仇之机。第一次是在她被毁容的几年之后,第二次则是在三十年后,童姥碰到虚竹的那一次。这两次,童姥都是不敢正面迎敌,第一次要躲避六十天,第二次则是与虚竹一起躲避了九十天。

有人可能会说,当年李秋水和无崖子在琅嬛福地,潜心修炼,李秋水将《小无相功》给了无崖子,而无崖子也将《北冥神功》内功心法,留个了李秋水。那李秋水为何只将《北冥神功》留给后人,却不自己修炼,增强自己的功力去找童姥报仇呢?

李秋水不可能冒险去修炼“北冥神功”

我们可以先来看看李秋水为何要将《北冥神功》留在琅嬛福地,再来说说她为何不练这门神功。

李秋水留下《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两大绝学,命得此经卷者,练成神功,替她杀尽逍遥派弟子,以此来报复无崖子当年对她的负心薄幸,此举当真是诛心之至。毕竟“北冥神功”那是无崖子的护身绝学,他身为逍遥派掌门,门下弟子若被人以“北冥神功”尽诛,比亲手要了他的老命更甚,必让他再无颜面苟活于人世。只是李秋水不知道,当年她的丈夫沉迷于玉像冷落了她,是因为爱上了她的妹妹,而离她而去,却是被她的小情人丁春秋暗算,打落了山崖。


至于她为何不练《北冥神功》,不是她不想练,而是她不能练。因为《北冥神功》心法说得很清楚,欲想修炼其功,必先去其先前已有的内功,不然会引致两功相冲,走火入魔。

文中言道:本门内功,适与各家各派之内功逆其道而行,是以凡曾修习内功之人,务须尽忘已学,专心修习新功,若有丝毫混杂岔乱,则两功互冲,立时颠狂呕血,诸脉俱废,最是凶险不过。新修版《天龙八部•第五章》

也是这个原因,当无崖子传功虚竹之时,才要将虚竹身上,哪怕是一丁点的少林内力,也要剔除干净,才能将他七十多年修为的内力传之与他。而段誉在修炼此功时,则是本身毫无内功,方才如鱼得水。


正如前面所说,李秋水经已修炼了“小无相功”这门内功,她的功力与童姥和无崖子不相上下,根柢已然深固,哪能那么容易就尽忘其功。如此修习《北冥神功》,势必两功相冲,徒遭其险。而假如强行用“北冥神功”的化功,将自身所有的功力化去,再去吸人内力为她所用,无疑又是一个从头开始的过程。这个过程中,倘若童姥寻仇上门,岂不是自食其祸。因此,李秋水又怎么会多此一举,去冒此凶险呢?

逍遥三老的恩怨情仇和同门相残,致使原本能够光大的逍遥派走上了消亡之路,此后虽然有虚竹的出现,集三人功力于一身,接掌了灵鹫宫,但也只是引领最后的荣光。所谓“慈不掌兵”,虚竹本身宽和仁慈的性格,再加上西夏公主李清露很可能的越权干预,这些因素,都能葬送逍遥派的前程。随着逍遥派的消亡,《北冥神功》这样高深的武学也只能逐渐失传,到“吸星大法”,就只继承了吸人内力这一功能,却不能储存于丹田气海,为自己所用。所有的神功,最终还是如那皑皑白雪,一片空白。


欢迎关注羽菱君扯金庸武侠前后传系列

(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是羽菱君,专注于“天龙时代”前、“射雕时代”前、“倚天时代”前,金庸武侠“三前”空位期前传的解读,欢迎关注,一起交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