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过传销的人,可以说说里面有哪些有趣的事吗?

经历

已经过去8年了,现在看到提传销的,我回忆下我的亲身经历。

09年,8月的一天,我带着行李箱,还特意备了冬天的衣服,走进成都火车北站,买了到江苏徐州的火车票。因为,我一邻居刘某在那儿打工,据说发展的好,在一汽配城工作,我呢,一大学本科生,于那年6月底毕业,毕业前夕,刘某给我打电话,说毕业之后去他那儿工作,给我安排好,但是千万不要给他爸妈和我家里人说去他那儿了,原因就是他一个高中生,我去他那儿,他安排,说出去对我影响不好,我当时说以后再考虑吧。随后我也一直在找工作,本身专业性质不好,就业压力大,但当时有一家公司已经通知去上班了,一个月休假一天,平时早上8点半到下午6点钟上班。我也年轻气盛,大多数人都有这通病吧,工作时间长,没双休,也就没有去,同时心里也在想,我毕业了可以去我邻居那儿发展。毕业在家呆了两月,得到刘某通知,我在8月的一天出发了。

从成都到达徐州,火车开了有30个小时左右,由于我是下午的票,当时到达徐州站,是在晚上9点过。但在快到徐州时,刘某给我来电话,说他在安徽宿州出差,我到达徐州时,在火车站再买票到安徽宿州,他在火车站等我。我当时心里感觉不好,之前没说在安徽宿州,快到了才给我说,我还得在坐火车,谁知道还要多久。不过,我还是去买了车票,徐州到宿州的火车票不贵,好像当时也就10多块钱。不过当晚火车晚点,我是在11点过上的车,车程大概1个多小时,就到了安徽宿州。当我出了火车站,拖着沉重的行李箱,远远的看着他在等我。当时心里也挺激动,他比我小一岁,从小就一起玩的朋友,自从读高中之后,他读的职高,我读的普高,我住校,因此一起玩的时间很少。后来我考上成都市新都区的一所大学,在我大学期间,他在成都工作,我还去他那儿玩了几次。话说回来,这次见面已经在晚上快1点钟了,接到我之后,他带我去了他租的旅店。这是第一个让我惊讶的地方,他自高中过后就在工作,按理说,不租个高档酒店,至少要是个一般的标间吧,但是当我进了旅店之后,发现房间没有厕所,没有淋浴,有电视,但好像是那种显像管之类的电视,很重的那种。但坐火车已经1天两夜,很累,去公共浴室洗澡,那淋浴器上面生满了锈,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没办法,累的不行,洗完澡,躺下已经是凌晨1点过。顺便提一下,9月份,宿州的天气和成都这边有很大的区别,宿州是那种湿热,空气湿度很高,即使待在阴凉地方,什么也不做,也是满头大汗,成都大部分时间,只要不做事,在阴凉处不会出现满头大汗的情况。

第二天醒来,一看时间,已经快接近中午12点了,匆忙洗漱完毕,就一起出了旅店,外面太阳毒辣。我俩沿着公路走着,我心想,许久不见,今天中午怎么也得吃个好的,不说大鱼大肉,至少下个馆子,炒几个当地名小菜也行。但是话还没说出口,刘某就在火车站旁边一饺子店门口问老板,饺子多少钱一碗。我心里一下子就有点失落,多年不见,见面吃第一次饭,就吃个饺子?但我不好意思开口,客随主便。但更另我震惊的是,老板回了一句,饺子6块1两,刘某竟然说太贵了,换一家。随后我就提出,我们还是应该去吃个好的,我已经1天多没有好好吃饭了,肚子还饿。刘某回应说,那带我去吃安徽一绝。当听到他说这个,我心里还比较好奇,安徽一绝到底是什么。跟着他,拐过几条小街,最后到了一个巷子里,到一饺子店门前停了下来,我心想,这就是安徽一绝?他说到了。我再仔细一看,就一个铺面,可能也就10来个平米,铺子里面因长久开小餐馆,墙面基本已经黑了,门口就和一般餐馆卖饺子的一样,有一包饺子的桌子,桌子上面放着一些饺子,还有一个盆子,盆子里面装着饺子馅儿。苍蝇到处飞,在饺子、肉馅儿上都有苍蝇,那肉馅儿已经成灰黑色了,我不知道是宿州这大环境饺子馅儿都是这样,还是这家店的肉馅儿存放太久的原因,如果在成都,我想这样的餐馆不说相关部门去查处,就是顾客上门都会被吓走,还怎么做生意。但刘某说,进去坐下吧,这就是安徽一绝。我去,心里不爽,但没办法,然后他点了二两,我意思一下,点了一两。铺子不大,桌子只有靠墙安放,拿着凳子一坐,差点摔一筋斗,三脚凳,其中一只断了有几厘米,换一根凳子吧,结果全是坏的,怪不得这根凳子还摆放在桌子旁边,显示出有人坐过的。说到吃饺子,两地口味又不一样,这饺子一上来,就清水,然后是饺子,其他没有了,关键是连油都没有,要吃辣椒,桌上有熟油辣椒面,还有一瓶酱油。我看了一下,刘某已经开吃,他都吃了,我不可能说自己吃不下吧。然后我加了一些辣椒面,开吃,一看这铺面环境,顿时没了胃口,即使我很饿。不久,刘某已经吃完了,但我吃了不到一半。他看我难以下咽的样子,说了句:吃吧,不要浪费了,如果确实吃不完,你夹到我碗里,我来吃。我当时心情是五味陈杂,吃呢,一看这环境,说不定这肉馅儿都有问题,不吃呢,他又说夹给他吃,虽然他吃了确实也不浪费,但是这两个大男人之间,搞这样,怪怪的。我就说,我马上就好,最后是吃完了那饺子。我觉得这是我人生当中最难吃的饺子,没有之一。然后,我了结账(伏笔)。

出来后,才1点左右,我提议去网吧,因为我俩以前经常一起网上玩魔兽争霸dota,还记得当时用的是qq游戏平台。到了网吧,他先进去,我想,刘某工作这么多年,他会付网费吧。结果,他到了前台,在那儿等着,什么都不做,我到了之后,我也不好意思直接提出他付网费吧,于是我就付了押金。几个小时之后,大概已经是下午5点过,我俩出来了,他提议去书店逛逛,他说他也是住在这里一个朋友家,太早了,回去没有人开门,几个朋友这里都是一起上班的,一起租的房子,便宜点。然后我俩去了书店,呆了接近2小时,随后刘某带着我回了他的住处。

一进屋,好几个人已经在家里了,现在回忆起来,我也忘记多少个了,当晚加上我可能有8个人的样子,初略观察了一下,套二,俩卧室,一客厅,一厨房,家里什么电器都没有,哦,好像有一个电风扇吧。其他家具,折叠桌好像是2个,是属于晚上路边卖烧烤那么大的桌子,小凳子若干,房子为清水房,6楼。当晚,刘某表示,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而他还要再宿州出差几天,这几天就都住在这里,由于人多,所以都睡的地铺。我也没介意,想着反正也就两三天,过了就算了,还给别人打麻烦。随后开饭,我记得应该是稀饭,3个菜,确定其中有一个回锅肉,因为这是我来到这个家第一次吃饭,还有烘茄子,一个血旺。菜也不是很多,8个人,有俩女生,年龄不大,当时也就18岁左右。吃过饭,有一男一女走了,我们就剩下6个人(有一个戴眼镜的估计有25岁左右,个子较高,有一个中年人45岁左右,比较黑,很矮,还有一个个子和我差不多,也是25岁左右,然后就我和刘某;另外还有一个女生,18岁左右),两个房间,男生睡一间,另一个女生睡一间。但是时差我没有调整过来,宿州9月份,7点过天就黑了,早上,一般5点钟天就很亮了,我当晚12点左右睡觉。第一天就这样过了。(由于是去的第一天,所以记忆深刻,后面的时间只能将重要的回忆起来)

接下来的两天,每天早上5点左右,他们就起床了,同时也喊我起床了,本来我没啥事情的,没办法,也起床,没睡好。早上一般是稀饭,好像就一点泡菜,就没有其他菜了,他们稀饭里面喜欢加虾皮。早饭过后,不是刘某他本人,就是他让另外几个朋友带我出去耍一下,经常去宿州的公园,公园里还有一个英雄人物,现在我记不起名字了,好像是抗战英雄,公园门口有很多搞石刻的。期间,他们在公园,谈论他们的一个朋友,说这个朋友现在好像在做什么生意,就几个月时间就赚了几十万,这样铺垫出来,最后说打电话请这个朋友出来耍一下,我反正也无所谓。然后,就一中年妇女,来和我们一起耍了几个小时。这妇女化妆妖娆,说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化妆品,然后提到了她出了几千元钱买一套产品,然后就拥有这个产品的销售代理权,然后她销售这种产品给自己的朋友啊这些,然后她朋友也拥有销售代理权,就这样层层销售,她就从她介绍的人那儿开始按比例抽层,她本人就作为最上层的,下面每一个层级有收入,那么她就有收入,现在一个月什么都不做,就拿几十万。和我一起的那几个人就说,这么好的事情,也把他们带着,那妇女说的好,随后又聊了几句,然后走了。我当时听着没往心里去,心想这女的就是进入一传销地了,我反正过两天就走了,听着就听着呗。因为我在大四时,我们系一同学就去成都搞这个了,当时他说带我去做笔生意,反正大四也没啥事,我问啥事,他也不说,最后到成都之后,晚上,就有一个讲座,就是讲发展下线,层层抽钱的事情。当时我没有接触过这个,觉得讲的很好啊,说实话,我心里很激动的,我就给家里发短信,说这个模式,行业怎么怎么好,家里当时就不同意,说我进了传销了,不要信,我当时也不管,心里火热。但当天晚上睡觉的事情,让我清醒了,因为我同学和我还有另外4个人,睡在一个单间里,就一个床,6个人挤一张床,一人出10元,同时当我看见另外几个人拖了那皮鞋之后,发现袜子都是几个洞的,还在继续穿,虽然提倡勤俭节约,但也不是这种节约法。我就在想,这么有钱的生意,还穿这么破袜子,住个房间还6个人挤,肯定有问题,第二天我就找借口回去了。由于这个经历,我就发现这个女的肯定是搞传销的。

就在这个妇女讲完的第二天下午,家里几个人都外面街上在一起聊天,吹牛。突然,刘某就说,你也来了几天了,你应该知道我们这是在做什么的。其实我当时还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因为那妇女讲课我就根本不信。我说我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最后,他们说他们是搞直销的。我说我知道直销,我大四的时候就接触过,这不是直销,就是传销。他们当然不认为他们是传销,一口咬定他们是直销,是合法的(其实他们还真不知道他们是传销,因为他们都被洗脑了,之后我会谈到他们怎么洗脑的)。我当时就表示,你们做这行,我也不想参与进来,我明天就走了。刘某接话说,让我走可以,但是我必须听完他们的讲课,因为这是个很大的生意,我连听都没听,走了之后以后是没有后悔药的。当时,我执意要走,刘某执意要我听课,他说听了课,如果我不愿意做,随时我可以走,同时他会给我买火车票,送我上车。我心想,行嘛,反正听了课,我就走了就是,免得争吵,就这样,我呆了下来。

第二天,他们早起,也不用装身份了(之前,他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假身份,新人来之后,他们就假装自己在哪里哪里上班,做什么的,其实他们什么都没做)。上午带着我去他们的教室听讲课,坐的公交车到。那是一个城乡结合部两层民房,也是没装修,清水房,但是房子很大,有很多个房间,估计至少有4个,每个房间可能有30个平方左右,比较大,同时每个房间里竟然都用砖头修葺了凳子,我听课的时候,其他房间也有听课的,但好像不是经营同一个品牌。(稍加思索,就知道这明显已经形成规模了的,而且这民房这样修建,就是用来给这些个传销组织做讲课用,因为场地收费低啊,不清楚为什么当地公安部门竟然没有查封,按理说,仅仅我们那个房间就有30-40个人左右,其他房间也有,这每天几百号人在这里聚集,当地派出所不可能不清楚这些事情。)听课的时候,真的,你可以感受到这群人是真的用心在听啊,一讲到高潮部分,掌声不约而同的就响起来了,这种掌声真的是发自肺腑的,震耳欲聋。(如果当初他们读书有这么用功,可能个个都是高材生了)说到听课,里面有一个故事,是讲小明和小红,意思大概就是老板给100个手表给他们,让他们去卖,小明呢就一个一个的推销,按照10分钟卖1个,一个小时就只卖了几个。而小红呢,她10分钟卖给了一个人,然后让这个人和她一起卖,每个买了手表的人,都可以售卖这种手表,具体最后1个小时卖多少手表我是算不出来了,但至少是50个以上,然后就进行了对比,就说肯定小红的模式好,然后我们做的就像小红做的一样,一个小时我们可以多挣多少钱。还有讲的就是国家大政策了,国家就是要发展什么,反正结合到他们的产品来,售卖模式来。更有一个,我认为就是洗脑的最高境界,前面都是铺垫,是给你讲这个行业怎么赚钱,我们应该怎么赚钱,而最后一个就是他们认为,国家要发展一批中产阶级,而这个行业是多么赚钱,国家是不可能让每一个人都赚到钱的,如果都跑来做这个生意,那么实体经济就没有人做了,人们就没有吃的,穿的,用的,所以国家会通过各种媒体,比如电视、报纸等,传播一些整治传销的行为,而他们做的是直销,虽然不是传销,但是很多人会认为他们是非法的,从而让很大一部分人不敢来从事这个行业,还有就是这个品牌,是天津天狮,同样的,天津天狮官网也会出来进行澄清,说明他们公司从来没有做过直销,涉及到这种直销的,都是传销行为,是非法的,其实这个是利用打压的方式,维护他们这个行业的利益。如果相信了这句话,那么就真被洗脑了,因为你不再会听信其他任何对这个行业的负面新闻,只会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所以前段时间新闻里也说过,有些人已经被解救出来了,但是还是自愿又去从事这个违法活动,因为他只相信这个行业是对的。

连续几天听课,可能有3天的样子,每天上午听课,讲师据说都是他们里面已经成功的人士了,下午就和家里面那几个人去公园闲逛、去百货大楼闲逛、去银行大厅蹭空调,每次看到百货大楼里面贵点的衣服裤子,他们都会说,以后这些想买就买,等我成功之后,衣服穿报喜鸟,鞋子又穿什么品牌的。我就一言不发,看他们装b。听课的第三天下午,我给刘某说,我要走了,他问我听的课懂了没,我说我听懂了,反正不想干,他又问为什么不想干,我说我不喜欢这个行业,总之就这样扯了一大堆,最后,他问,既然你全部都懂了,那么你能把那套课程内容(这几天听的只有一个课件,就是他们的机制,以及怎样成功,国家大政策,其他的就是所谓的成功人士的经验了)背出来吗?我当时就懵了,我了个去,我听了这么多年课,我又不是来学教书的,我还要把你的课程内容全部背下来。我说我背不出来。然后他就又一顿说教,找出各种理由不让我走,最后我不耐烦了,心里已经开始有点排斥这个刘某了。我就说,行,那我再听几天。我准备将课程背下来,下次他问,我背下来,然后走人。

就这样,再听了几天的课,估计也是3天左右,我是真的认真听了,然后将他们的课程背下来了,随后,我就提出我要回成都了。刘某也顺理成章的让我将他们的课程背下来,我背完之后,他又多次问我,是否懂了这个课程的意思了。我心想,再怎么说,我也是个大学生,这点理解能力都没有?况且你这也不是什么高数,计量经济学之类的(我学经济的),全部是文字说明,有什么不懂的。我就一再说,我懂了,但是我不想做这行业,我想走,最后我和刘某都有点要争吵的意思了。结果,他又问了几个问题,其中一个是那个故事里面的主人翁为什么要是小明和小红?(之前我提到的小明和小红的故事,其实还有两个问题,由于时间久远,记不住了)我再次懵逼,这故事主人翁名字也有含义?我在课程里面好像没有听到过呢?由于这几个问题,我再次被他说服,留下继续听课。吸取此次教训,我把这几个问题记下来,想着接下来就把这几个问题弄懂,然后再走。

就这样,又是3天左右,我认真听课,特别是涉及这几个问题的时候,更是集中精力。结果这几个问题在课程里面根本就没有答案,只是说了这么一个事实而已。算算我在这里已经呆了10多天了,这时,我心里出现了松动。每天上午听课,下午就接收刘某等的熏染,他们主要就利用人性的弱点,当时他们提出这样回去,什么都没挣到,怎么面对父母,还有就是父母养育了我们这么多年,要想让父母享受好日子,那么我们就应该努力,而这个行业前景很好,以后月入几十万,可以让家人好好享福。我也常常在夜里想这个问题,越想越觉得对不起父母,想在这里干一番大事业。我也给家里说过这个事情,但父母说,这个确实是传销,快回来,在外面让家人担心,而他们也不需要享什么清福,平安就好了(其实,在宿州这段时间,我人生第一次给父母说过要让他们以后生活的更幸福这些话,而之后,直到现在,我也从来没有在说过这种话了,现在说不出口,而当时在宿州,可能是生活环境所致吧)。这段时间我也再次致电我大学那个同学,他也多次给我说,不要做这个,他已经上当过了,骗人的。经过这些多方考虑,我还是决定回家。这次听完课,为了确保能走,我提前买了宿州到徐州的火车票,宿州无直达成都。下午,我再次给刘某提出回家的想法,而且也买了车票。当然,刘某再次将之前的几个问题提出来。我觉得这完全是强词夺理,其他俩问题不记得,但故事里的小明和小红,为什么要叫小明和小红这个问题,我说这是一个故事,即使不叫小明和小红,他们也可以随便取一个其他名字也可以啊,比如小王、小李(正常人都这样想)。就这么几个简单的问题,刘某强词夺理的和我争论了有办个小时,最后,他给出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小明和小红是人,所以叫小明和小红,是人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故事里面小明和小红不能叫阿猫阿狗的,因为阿猫阿狗是动物,做不出来人做的事。(我勒个去,这是正常人的想法吗?脑经急转弯?)我已无力言语。到最后我已经和刘某发生争吵了,因为他们人多势众,帮着刘某又强词夺理说了些其他的,我再次留了下来,还要继续听课,而我的火车票也过了出发时间。

又过了3天的样子,这是最后的几天了,我再次将火车票买好,下午,我开始收拾我的行李,刘某看到后,问我是否要准备走了,我说是。然后他又开始了他的说教,强词夺理的开始说了。说实话,我总共在宿州呆了有18天的样子,前8天还好,我还不算排斥,越到后面,我越排斥他们,更不想在这里呆下去,生活中他们的一套道理无处不在。比如我有一次和其中一人下象棋,我技不如人,输了,他问我知道输的原因吗,我说棋艺不精,技不如人,结果他给我来一句,那是因为我看的不够他长远,就像这个行业,他现在就是吃苦的阶段,但是他最终会成功的。我听到之后,心中凌乱了一片。回到刘某再次留我的事情中。我说我确实要走,票已经买好,我也给我父母说了我今天回家,同时我还撒谎,说家里有人病了,需要回去照顾。刘某是打破砂锅问到底,哪个病了,什么病。反正又是胡搅蛮缠,在那出租屋里,我俩对坐,最后我俩再次吵起来,中间就是那弱不禁风的折叠小桌,争吵激动的时候,他竟然一巴掌拍在桌上,我还从来未发这么大的火,我也就和他在那儿拍桌子,刘某还说,他找我来做这个生意,那是我们祖坟上冒青烟,这么好的事,我竟然不做,走了之后不要后悔,机会只有这一次,同时,以后等他发达了,要回来在我家房子周围全部修上房子,把我家圈在里面(我居住在成都下辖的一个市,在农村),争吵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最后那小桌被我俩拍坏了,我手掌一片通红。这次我铁了心,不管他们怎么说,我也要走。刘某见说服无望,气愤的进了寝室。过了一段时间,在我出发前,刘某出来了,我俩心情都平复了。他再次想把我留下,我说,好了,就说到这里,你不要再试图这样做了。他就说,那好吧,下午4点半的火车票,等下送我上火车。随后我俩3点过就出发去火车站,其实他们的出租屋离火车站不远,走路最多需要20分钟。快到火车站时,刘某提出去旁边混沌店吃点东西吧,等下做火车时间长,不要饿了。我说算了,没事,我去火车站等着,你就回去吧,然后我进了火车站,他也离去了。

这时,我心里真的一下就舒坦了,终于不用再待在那个让人压抑的环境里了。但是接下来还是有问题,因为我所有家当就只有40多块,我只是从宿州到徐州,没钱买徐州到成都的火车票,而且还没有吃晚饭,晚上没有地方休息。上了火车,我还给刘某发了一条短信,如果他一心继续在宿州干下去,我还是祝福他取得成就,但他没有回我。随后,我在火车上给爸妈打了电话,说没钱买票,让他们给我银行卡打点钱(因为爸妈都是农民,家里也没有网络,更不会网上银行,也不会在atm机上转款,所以只有第二天一早,去银行柜台转款)。到了徐州站之后,是晚上6点多,因为时差问题,这边6点过天已经黑了,下着小雨,我拿着行李,除了车站,环顾四周,看怎么解决休息问题以及吃饭问题,一个22岁的小伙子,总不可能晚上睡在售票大厅吧。然后我发现了一个网吧,大喜,用仅剩的40多块钱,买了10块钱左右的面包等小吃,然后进了网吧,问了一下通宵多少钱,网管说晚上10点到早上8点的样子,价格好像是20左右。就这样我在网吧对付了一宿,当晚我就搜索了天津天狮这个品牌,确实有很多说有人在利用这个品牌做传销,天狮官网也有澄清,我想我离开绝对是正确的,还在网上看了冰河世纪3(不清楚当时是预告片还是全版)。

第二天一早可能就8点过,我妈来电话说已经给我打了钱,让我去买票,赶紧回家(永远只有父母最关心自己,我家在农村,要去城里转账,骑车要40分钟,还要早点,不然排队很久)。我就去atm取了钱,去售票窗口买票,结果上午已经没有票了,票是下午4点左右的,买了之后,也没去网吧了,就在售票大厅一直等到上车。第二天晚上9点左右到成都,回彭州市的班车早就没有了,好在火车上和一人聊天,他说他也去彭州,然后我俩拼车,一人100多的车费钱,成都出租车也黑,总共200多的车费,他没有跑多远,联系了一个彭州到成都返程的出租,给了这个师傅40元钱,让他拉我们回彭州,一直到家里,已经是当晚10点过接近11点钟了。至此结束了18天传销之旅。

虽然说行程结束了,但是在期间,还是说说吃穿住行用的情况。之前提到,我第一天到那个出租屋,就吃的是回锅肉,外加几个素菜,我觉得很差的了,肉基本都是肥肉,结果这18天,我才知道什么是没有最差,只有更差,这么多天,在出租屋吃饭的时候,加上第一天,可能是欢迎我这个新人,总共就吃了两次肉,其次,菜的分量少,幸好我也不是喜欢吃菜那类,饭一般是稀饭,菜一般是茄子,而且是烘茄子,为啥呢?因为烘茄子不会变少,你要弄个干煸茄子,估计两根茄子也就那么点,烘的话1根茄子就够了。期间还吃过一个奇葩菜品,当时晚上吃了一个凉拌菜,酸甜味,吃过饭之后,他们说我肯定没有吃过这个菜,让我猜是啥。我还确实没有吃过,猜不出来,结果他们说那是西瓜皮,我擦,白天他们吃了西瓜,晚上我就吃西瓜皮。最后,我们一般早上和晚上在出租屋吃饭,中午在外面吃饭,一般是3,、4个人,有时候人更多,这么多天,我敢说有60%以上都是我在付款,因为我吃饭比较快,吃过之后,我一般就主动去付款,心想下次他们应该会主动点了。但我之后就从来没见过他们主动去付款,有一次人全部在的时候,去吃的炒面,我也吃的快,这次我特意吃了就不动了,等他们吃完,我发现他们也全部坐在那儿不动,最后那个女生去付的款。在这些天,我在倒数第二次准备走的时候,我还请他们去吃了个炒菜,已经算比较好的了,结果那次没走成。所以,最后那天,下午3点过快到火车站时,刘某提出去吃个混沌,我其实心里在想,又去吃,估计又是我给钱哦,我那时身上只有40多元,怎么可能还去吃个混沌,两个人起码10元(当时就是那么穷)。穿的情况,当时是夏天,也就短袖,他们都是白衬衣,西裤,短发(除了女生哈),一个二个精神的很。经常去逛百货大楼,有一次,去逛了一些打折衣服裤子,他们也说买,我还以为他们自己给呢,结果他们竟然没有钱,我借给他们,说是回来还我,结果就没有提了,我又不好意思问别个喊还钱吧,我真不知道他们哪里来这么厚的脸皮。住的地方离宿州火车站不远,我不清楚这个是个什么性质的房子,总共六层,我们就在六楼,清水房,关键是连淋浴都没有,洗澡在水桶里装水,特别是那厕所,根本没有接水管,上了厕所只有用盆子接水来冲。这里更有一点,有的公共厕所是露天的,旱厕,现在都还记得,就在讲课那个地方,说是厕所,其实就是用围墙围起来,放一点砖头用来放脚,其他地方全是粪便,早就满了,溢出来了,无法下脚。行就不说了,因为没钱,一般是走路,只有听课的时候,坐一下公交车。用的事情,一般还是我用,有时候出去,上网是不可能了,钱也不够,找了一个游戏厅,街机那种,时常就在那儿呆一下午。还有就是月初充话费,他们出门经常是不带钱的,说去充话费,结果不带钱,在我这借,结果又不还。就是由于我承担了他们的吃穿用,导致我最后只有40多元回家。期间,他们的上线组织了一次ktv活动,那次应该是很多个小组都来了,总共20多个人,他们还像接待领导一样,听他们的上线讲话,巴巴掌拍得响。还有一次,刘某带着我,去见了我们出租屋的上线,在一个咖啡店,然后这个上线就说,他现在一天什么事情都不做了,就坐在这儿喝咖啡,月入几万,好耍的很,所以结合这些,我之后心里才开始有点动摇的。谁知道,这全是骗人的。

以上说的这些呢,不包括那个女生,其实通过一些接触,我看的出来,她还有点喜欢我。其实大学学个什么,我觉得就是提升人的素质,塑造处理事情的方法。我在他们那里,就这6个人当中,就只有我是一个大学生,其他一般都是职高毕业的,有的还是初中毕业,这个女生是职高毕业,她长相算中等吧,之前时常还同我一起聊天,但是最后因为我几次执意要走,她也做过我思想工作,但没有成功,也许因为她觉得志向不同吧,最后也没怎么和我说话了。

最后,我还想说一点就是,我回家之后,在2010年初找了一个在私企银行上班的工作,每天坐公交上下班,但是下车地点离我家还需走路30分钟。有一天,我下了公交车,已经往前走了大概有100米左右,突然我听到后面有人叫我名字,因为我视力不好,又没有戴眼镜,所以我回看了一眼,然后继续走。随后,有个人追上来,给我打招呼,我才发现原来是刘某。我问他怎么回来了?他说这是他们公司组织回来旅游,他马上要去青城山耍几天。我就说他生意应该做的好吧?他说也就一般,能混口饭吃。就这样又过了1个多月的样子,一次我又碰见他,我很惊奇,我说你怎么还没有回宿州呢?他说还是我当初的决定是对的,他们那个点已经撤了(我估计是公安打掉了),其他人都去找工作去了。他还很感谢我,没有将我和他的事情告诉他爸妈。因为他爸妈知道他搞传销,他曾经将他爸妈,还有他亲姐姐也骗到宿州,进行说教,他爸妈估计气炸了,回家了,他姐早已外嫁,住在外省,也因为身体原因回去了。他爸妈知道他的事情,所以在我准备去他那儿的时候,他让我不要告诉其他任何人这件事,以免他爸妈阻止我去他那儿,真相其实是这样的。还有就是我们为什么不知道他在宿州做传销呢,因为家丑不可外扬,他爸妈回来之后,哪里敢说自己的儿子在外面做传销,成为别人的笑柄。所以其他人一概不清楚他的事情。

现在,这件事已经过去8年了,现在回想起来,算是我人生当中浓厚的一个记忆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