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是怎么失踪的?到底有什么秘密?

这被称为建国以来最大的未解之谜。

1980年,科学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神秘失踪,至今未归。

前几年一部非常火的电影《鬼吹灯之九层妖塔》中,留下纸条“我往东面找水去”随后在沙漠失踪的杨教授,影射的正是1980年彭加木失踪事件。

彭加木出生于1925年,是我国著名的植物病毒学家,曾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工作。

▲彭加木工作影像资料。

1956年至1980年,身患癌症的彭加木在以顽强的意志同疾病作斗争的同时,先后三次进入罗布泊地区考察自然资源,为开创边疆科研工作倾注心血,并为发展我国植物病毒的研究做了大量的工作。

▲右为彭加木。

那场轰动全国的失踪之谜也就发生于1980年。

1980年5月3日,时任新疆科学院副院长的彭加木带领9名科考队员进入罗布泊考察,这一路曲折艰难,经历了沙尘暴、车辆受损、迷失方向等多种艰难险阻。

▲寸草不生的无人区。

▲在古代丝绸之路的时候,这里散落着无数的白骨。公元400年,东晋高僧法显西行取经路过此区时曾写道:“沙河中多有恶鬼热风遇者则死,无一全者”。

6月5日,考察队迎来了阶段性胜利。这一天,考察队由北向南,历史上第一次成功纵穿罗布泊,胜利到达罗布泊南岸米兰农场,打破了“无人敢与魔鬼之湖挑战”的神话。

▲罗布泊湖心处。

在米兰农场,科考队仅休整了短短的5天,又于6月11日驱车东进继续考察。6月16日傍晚,他们终于艰难地来到罗布泊东岸库木库都克。

此时,科考队从米兰农场补充的汽油已消耗无几,带的水也只剩下可怜的十几公斤,而且装在高温下的铁桶里,一周过去,颜色和酱油一般,散发着难闻的铁锈味,根本不能饮用。

严重缺油、缺水、缺食物,队员们疲惫不堪、弹尽粮绝。在全队陷入绝境的生命威胁下,考察队队员与彭加木产生了严重的分歧。

队员们要求向驻军发电报求援,彭加木起先并不同意。他认为,如果动用直升机送水的话,直升机飞行一个小时就要花费两千块钱(当时的物价),这是一笔庞大的数目,会给国家带来不小的损失。他提议大家先自力更生,在附近找一找水源。

经过激烈的讨论,作为队长的彭加木在队员们的压力下最终同意了发电报求救。

1980年6月16日晚上10点左右,考察队向新疆罗布泊附近中国人民解放军马兰基地的电台发送了一封代号为“长江”(“长江”是考察队的任务代号)的一份求援电报:

“我们今天20点到达库鲁库多克地区西大约十公里地方。我们缺油和水,请紧急支援油和水各500公斤,在18日运送到这里。请示作战办处理,请转告乌鲁木齐。另,捕获一头野骆驼。

长江 ”

随后,考察队开始着急地等待马兰基地的回复。17日上午九点,吃早饭的时候彭加木提议开车往东去找水井,考虑到汽油所剩无几,队员们劝他等与部队联络上之后,再做决定。随后,彭加木离开了帐篷,在自己平常乘坐的越野车里查阅地图。

11时30分,考察队收到了驻军的复电,准备拿给彭加木看,在越野车的驾驶室内,发现彭加木的那本地图册摊开着,里面夹了一张纸条:“我往东去找水井。彭。六月十七日十时三十。”

▲彭加木失踪前所留的纸条。

至此,彭加木再无下落。

为了寻找彭加木,国家先后进行了四次大搜寻。

第一次寻找是在发现彭加木独自外出未归后的17日下午和18、19日。科学考察队剩余九人分头寻找,沿着彭加木的脚印,在离营地东北10公里处的一个芦苇包上发现了彭加木坐下休息的印记和一张彭加木曾经在米兰农场买过的椰子糖的糖纸。然而脚印到了坚硬的盐壳板就骤然消失了。

第二次寻找是在1980年6月20日至26日,当地部队和科考队队员出动136人次,空军出动9架直升飞机,3架安—2型飞机,在出事地点东西50公里范围内进行距离地面三四十米的耕耘式、地毯式低空搜索,没有找到彭加木。

▲当时搜寻行动的拍摄资料。

第三次寻找是在1980年7月7日止8月2日,出动飞机29架次,汽车48辆,搜索范围达4000平方公里,另从上海、南京调多条警犬赶往罗布泊,仍无成果。

第四次寻找是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20日,沿疏勒河故道,西起吐牙以西6公里,东到科什库都克,总共搜寻面积为1011平方公里,无功而返。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彭加木到底去了哪儿?是死是活?

从1980年至今,官方和民间组织以及个人曾多次深入罗布泊发起寻找,均一无所获。

为了纪念彭加木,1981年11月1日,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在他失踪的地方立了一块纪念碑,碑上刻着:一九八零年六月十七日彭加木同志在此科学考察时不幸遇难”。

1982年,上海市人民政府追授他“革命烈士”的光荣称号。

如今,几乎每一个到罗布泊探险的人都会特意去看一看彭加木纪念碑。

为了保护纪念碑,大家在四周围起了一圈栅栏,栅栏里的沙子下曾深埋着一个铁盒子,里面全是彭加木的夫人和儿女留下的照片以及书信。

信中有他们痛苦的思念,也有对某一天可以找到彭加木的期待。

▲彭加木妻子夏叔芳写给过路人的信件:“衷心的祝愿,有朝一日,路过此处的尊敬的同志们能在周围找到彭加木的遗体和遗物。万分的感谢于期望。”

近四十年过去了,彭加木仍下落不明,而全国各地关于他失踪之谜的传闻却越来越多。

01

叛逃美国?

这个说法出现得最早,来源于香港的一份报纸,当时造成了很大的轰动,被说的有鼻子有眼。

1989年10月11日,香港《中报》刊发了名为《在罗布泊失踪名科学家彭加木突在美出现,熟人见面拒绝相认》的头版头条,该报道迅速成为了国际热点。

报道称,在1980年9月14日下午7点左右,一个名叫周光磊的中国留美学者和中国驻美大使馆管理留学生的工作人员戴莲如、中国赴美留学的留学生邓质方(邓小平的儿子)在华盛顿的一家饭店吃晚饭时看见了中国失踪了的科学家彭加木。

周光磊与彭加木是多年老友,他见到彭加木惊喜万分地上前问候,没想到彭加木当作不认识,和两个美国人匆匆离去。此时,距离彭加木失踪那天已有近3个月。

《中报》的报道刊出后,海外一片哗然,美国合众国际社立刻转发,日本和美国的媒体也相继转载,外交界纷纷扬扬的议论甚至影响了第39任美国总统吉米·卡特1980年争取连任。

很快,报道中的另外两外关键人物出来澄清了。戴莲如声明,9月14日这天,她除了在大使馆附近的一家商店买了点东西外,全天都呆在大使馆内,根本没有去过什么餐馆。邓质方也表示,他9月14日前后在美国罗彻斯特,根本不在华盛顿,且从未在美国见过彭加木。而且戴莲如和邓质方根本不认识周光磊。

同时,彭加木的妻子夏叔芳也声明,既然周光磊声称是彭加木交往甚密的好友,为何她从来没见过这个叫周光磊这个人,也没听彭加木提及过他,周光磊所言纯属胡诌。

1980年11月18日,《人民日报》刊登了新华社消息,正式辟谣,所谓“周光磊”美国见到彭加木一事纯属谣言。

然而这个谣言在当时闹得沸沸扬扬,正是为了“平息社会上的谣言风波”,国家于1980年11月10日至12月20日进行了前面提到的历时41天,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的第四次罗布泊大搜索。

也正是这次大动干戈的搜索让关于罗布泊的各种奇异玄说变得越来越邪乎了。

02

“罗布泊病毒说 ”

“双鱼玉佩说”

“时空穿越说”

说到网上流传的这些灵异传闻,必须先说一说罗布泊的地理环境。

罗布泊是个什么地方呢?

▲罗布泊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东南部,西北侧的楼兰古城曾为著名的“丝绸之路”咽喉。由于气候变迁及人类水利工程影响,70年代罗布泊彻底干涸,周围生态环境发生巨变,草本植物全部枯死,现仅为大片盐壳。

1972年7月23日美国地球资源卫星Landsat 1发射升空,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以如此宏观而“高清”的视角,观察我们所居住的星球。许多鲜为人知的神秘角落也被一一展现。

其中,中国西部的一只“大耳朵”尤其引人瞩目,它看上去酷似一个人的耳朵,不但有耳轮、耳孔,还有耳垂,因此被叫做“地球之耳”。

▲由 Landsat 1拍摄于1972年10月3日。图片源自NASA。

这个这个看似死寂的大耳朵里,发生过很多令人无法探寻到根底的神秘事件。

1949年,从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一架飞机,在鄯善县上空失踪。1958年却在罗布泊东部发现了它,机上人员全部死亡,令人不解的是,飞机本来是西北方向飞行,为什么突然改变航线飞向正南?

1950年,解放军剿匪部队一名警卫员失踪,事隔30余年后,地质队竟在远离出事地点百余公里的罗布泊南岸红柳沟中发现了他的遗体。

诸多难以解释的神秘事故使得罗布泊又被称作“死亡之海”,也是闻名世界的亚洲大陆上的“魔鬼三角区”。

除此之外,从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在罗布泊爆炸成功以来,罗布泊一直是我国重要的核武器试验基地。

彭加木一行人当年发电报进行求助的马兰基地,也叫做“21基地”,也就是外人莫入、戒备森严的核基地。当时的马兰驻扎了很多军队和科研机构,而且由于涉及高度军事机密,那时的新疆地图上是查不到马兰的。

1996年,中国停止核试验,曾经的马兰基地渐渐解冻,2005 年那里敞开了大门,成为我国的红色旅游景区之一。然而到现在,罗布泊仍有一些区域是严密的军事禁地。

恶劣的自然条件,恐怖的神秘事件和传说,再加上军事禁区的标签,让罗布泊成为了各种灵异事件的发源地。于是,一些以真实背景和人物混编的恐怖说法,通过互联网传播开来。

其中广为流传的“罗布泊病毒说”是基于以下两个疑点和一个传说。

两个疑点:

其一,众所周知,彭加木是生物化学家, 主攻植物病毒。官方说彭加木是去为国家寻找重水, 这显然不足以让人信服,寻找重水应该派地质学家和化学家,为何要让植物病毒学家来担此重任呢?

其二,国家动用大量人力物力财力进行第四次搜索,真的仅仅是为了平息社会上的谣言吗?而且,作为一个科考队当时有能力可以用电报调动军队运送几百公斤的油和水吗?

一个传说:

据当地人说,这里曾经有人发现了一片巨大的古城遗址,于是很多年轻人便动了歪心思,想着去古遗迹中盗取些古物明器来换取钱财。可是没想到的是文物没偷成,反而活着回来的年轻人都跟中了邪一样,丧失了心智,仿佛被鬼魅控制了一般不停地奔跑、发疯,直至力竭而亡。

随后,科学家对这些发疯而死的人做了解剖检查,发现他们身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他们的胃中都充斥着一种人们从来没见过的神秘植物。而在这种神秘植物的作用下,他们徒步穿越了大沙漠而感知不到身体的痛苦……

到了传说的后期,这个“病毒”就演变成了核爆炸之后的变异病毒,出现了大量人员被感染和死亡的现象,因此军队封锁消息,罗布泊被军管。

彭加木在那个时候正巧在罗布泊考察,他意外地发现60年代的核爆炸后产生的病毒竟然寄生在罗布泊植物上,他找到了该植物的标本,而且在6月17日外出找水的时候,将病毒标本带在了身上。于是,随着彭加木的失踪,病毒标本也不见踪影。当时国家大动干戈出动军队寻找彭加木,就是为了找到这个病毒标本。

与“罗布泊病毒说”相比,另外一种“双鱼玉佩”之说,则是民间最负盛名的一个。

双鱼玉佩,即刻有两条对称形状的鱼的玉佩,是从内蒙库自治区哲里木盟(今内蒙古通辽市)奈曼旗辽陈国公主及驸马合葬墓出土。

▲传说中的“双鱼玉佩”。

传说 1956~1960年之间,新疆出现了大量的镜像人(复制人),部队和百姓都被复制了。但是后来把原子弹的靶场选在那里, 这些镜像人就全部被核爆炸直接解决了。

在这种说法里,彭加木一行人在罗布泊的古遗迹中发现了一块双鱼玉佩,这个玉佩具有神秘的力量,他可以对人和其他生命体进行“镜像复制”,而在一次实验事故中,彭加木就被进行了复制,两个彭加木同时出现于人世的事情一旦泄露出去,将会掀起轩然大波,于是彭加木改名换姓、隐匿于世,对外宣称彭加木失踪。

另外,还有一种“时空穿越说”更加令人称奇。

结合罗布泊的众多神秘事件,有人说罗布泊的大耳朵眼是平行宇宙的交汇之处,彭加木可能无意中走进了虫洞,穿越到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不是和《寻秦记》一样的剧情吗?

那么彭加木到底穿越到哪里了呢?目前最多的解释是,彭加木就是穿越了的新建兴帝王莽。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要归究于历史上著名的“王莽改制”。王莽是西汉时期的权臣,后篡夺王位。公元8年12月,王莽代汉建新,建元“始建国”,宣布推行新政,史称“王莽改制”。

在他的改革中,他主张土地国有、计划经济制度、废除奴隶制等多项政策。

从王莽改制的内容来看,在他那个年代不可能或者说很难出现这种带着“社会主义制度”的思想,尤其是废除奴隶制,本身作为贵族出身的王莽,从小被奴隶伺候着,称帝之后却要求废除奴隶制,不得不说这种思想在当时相当前卫,而且完全脱离了当时的历史环境。

因此,史学家胡适先生认为他是1900年前的“社会主义皇帝”。

所以很多人说,王莽是从现代穿越回了古代,搞了一把社会主义政策,其生活的年代应该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也就是在改革开放时期。当时彭加木失踪的年份正是八十年代初,而且王莽改制的内容和这一时期我们的国家政策非常相似,于是就有了王莽就是彭加木的说法。

总之这些传闻神乎其神,被人津津乐道,然而却没有确凿的佐证。很大可能是人们借由一些古老的传说,佐以一些目前科学难以解释的奇异现象,口口相传,在传播中被后人不断地重新解构又重组,越来越偏离了信息本源,大家姑且当作科幻小说看看便可。

03

“队友集体杀害论”

这个说法是从2012年开始渐渐浮出水面的。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一篇揭露彭加木死亡真相的文章,文章作者称自己是一位名叫朱明川的法医。

“我的名字叫朱明川,生于广西,一介草民。恢复高考后,我考上了原南宁地区卫生学校,毕业后就分配到马山县贡川卫生院工作。1986年,我开始在马山县公安局从事法医工作,95年后兼任马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负责法医鉴定及主持刑事技术工作……”

朱明川认识一位叫“老邓”的老法医,老法医去世后,朱明川获得了他的办案日记,并从日记中知道了一些“不能说的秘密”。

“很多案子都有不能说的秘密,身为法医,看多了那样的事,实在是良心不安,我没有公布真相的勇气和能力,只好写下这些文字,但愿有一天那些悬案都能大白于天下。

我第一个要说的案子是罗布泊干尸案,这个案子有太多的诡异传闻了,可没有一个传闻接近真相。

这么说吧,2005年4月11日敦煌市七里镇的一支沙漠考察队在库姆塔格沙漠西北部发现两具干尸,根据研究人员的初步鉴定,他们怀疑其中一具尸骸是某位神秘失踪的科学家,可由于技术原因,当时他们没有能完成DNA身份鉴定。之后,那两具干尸被运往甘肃省敦煌博物馆,可他们对外声称只发现了一具干尸。”

以上这些内容,摘自于朱明川发布的老法医的日记原文。文中所说的2005年4月11日沙漠发现干尸案倒不是杜撰,而是却有此事。

2005年4月8日,敦煌市七里镇政府派出一支由七个人组成的考察队,经阿尔金山的南坝乡向北,进入库木库都克沙漠,希望由此开发出一条旅游路线发展旅游业。

4月11日,一行人就地休息时,发现了40米开外的红柳墩旁有一具干尸。干尸面部朝下趴着,背部、脚、胳膊露在沙漠外的部分被晒得干干的,后脑勺上还有头发。接触沙漠的地方全部腐烂。

▲干尸部分发现者第一现场合影。

由于当时他们的食物和水已经不多,于是打算先把尸体埋进沙子,并做了标记和GPS定位,决定先走出沙漠再说。然而后来由于种种原因,直到一年后,也就是2006年4月14日,这具干尸才被从沙漠中挖出,移交到了敦煌博物馆保存。

▲中科院专家在对疑为彭加木的干尸进行检查。

而在朱明川的文章里,老法医“老邓”经过DNA鉴定,确定干尸就是彭加木本人,并从尸蜡判断彭加木并非饿死或者渴死,而且干尸头部有3处钝器伤、四肢11处锐器伤,胸、腹、背部有27处锐器伤……,因此老法医断定彭加木是他杀!

同时,文中还提出了三点很重要的疑虑:

第一,彭加木留下的纸条有过日期更改的痕迹,6被改成了7,这一点大家一眼就可以看到。这到底是彭加木6月17号写纸条的时候记错时间呢?还是后来被他人出于某些原因做了篡改呢?

第二,6月17日,在马仁文的考察天气记录中,从下午三时起,库木库都克刮起了大风,漫天黄沙。然而在考察队员们的陈述中,下午四时,不见彭加木回来,大家开始冒着风沙寻找彭加木,并在附近找到了彭加木的留下的非常清晰的脚印。

沙漠里的大风刮起来飞沙走石,如何还能看到彭加木的脚印呢?况且在搜寻中,除了脚印、芦苇中的坐印、糖纸之外没有再找到任何与彭加木相关的痕迹,而这些痕迹全都是考察队九人发现的。而彭加木失踪前后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说了什么,除了那张纸条外,所有的信息全都是依靠考察队其他人的口述。

第三,作为科学考察队队长,彭加木曾经明确宣布过纪律:“探险时外出必须两人以上。”另外,他还强调过,在陌生的、容易迷失方向的地方考察,应该沿路插上路标。但是彭加木却同时违背了这两条自己定下的规矩,他不仅独自外出找水,而且往东找水走的是陌生的路,他却没有插路标。

随后老法医经过对彭加木队友的审问,一个惊天真相浮出水面。

彭加木生前患有癌症,脾气固执,视考察为最重要的事情,将生死置之度外。6月16日,考察队几乎弹尽粮绝,队员们想向军方发电报求援,然而队长彭加木认为,用直升机运水太贵了,会给国家造成巨额花费,不如自力更生,就近找水。队员们觉得彭加木患了绝症,活不多久了,可是没必要拉着大家一起跟他寻死,于是考察队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在极端焦躁的情绪和死亡恐惧下,队员们集体杀害了彭加木。同时,彭加木留下纸条的时间和被害时间都是在6月16日,而队员们为了拖延时间和圆谎,把16改成了17。

如果篇文章所说全部为真,那真的让人不寒而栗,人性的深渊到底能有多深,令人难以揣测。

那么这个叫朱明川的人到底谁呢?他写的都是事实吗?

市面上倒是有一本以朱明川为作者的侦探小说,名字叫《法医研究所》,罗布泊干尸案作为番外篇被收录在了这本书里。追根溯底,发现这本书的内容来源于天涯论坛的一个栏目贴,网络原名为《听尸》。

而后经查证,90年代末期任职广西马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的人叫李生明。他于1984年6月被调到马山县公安局从事法医工作,1998年起兼任马山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负责法医鉴定及主持刑事技术工作。而且马山县公安局从来就没有过一个叫朱明川的人。

而关于那具干尸,事实上,当年彭加木的儿女因为一些原因不愿意配合做DNA鉴定,因此,至今也不能确定它到底是不是彭加木。

另外,2006年赴敦煌的干尸鉴定专家小组共有三位成员,分别为两男(杨焕明和刘武)一女(邓亚军),并不存在一位男性老邓。因此,所谓的彭加木被集体杀害一说是那个“朱明川”的个人猜测,而后被加工成了一篇侦探小说。

04

当时曾跟踪报道整个“彭加木事件”的记者、报告文学作家叶永烈先生曾在他的作品《追寻彭加木》中说过,彭加木为了节省国家资金,独自外出找水井,因此消失于茫茫大漠,这种精神值得敬仰,然而,也值得反思。

他深知在气温高达五六十度的沙漠无人区,独自外出是非常危险的,然而,他却置自己立下的纪律不顾,置队友们的劝阻不顾,实在是令人叹惋,而且他当时身上竟没携带干粮!

叶永烈先生还提到了采访中的一些细节。有人曾告诉他,考察队从乌鲁木齐出发的日子,彭加木定为1980年5月3日,可是5月3日是星期六,考察队很多队员的家在乌鲁木齐,希望改在5月5日星期一出发,这样可以在乌鲁木齐跟家人一起度过星期天,尤其是这次外出考察,一走就是一两个月,很多人期望在星期天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彭加木的家不在乌鲁木齐,他也没有考虑队员们的合理要求,还是坚持在5月3日早上出发。

“另外,在6月5日完成纵穿罗布泊之后,考察队到达了马兰,彭加木提出要东进,这是原科考计划中没有的。彭加木的出发点当然很好,可以借归途顺道考察罗布泊东线。然而,考察队从5月3日离开乌鲁木齐,到6月7日纵穿罗布泊,已经在野外生活了一个多月,异常疲劳,急于回乌鲁木齐休整再说,原来没有东进考察计划,许多队员未跟家中打招呼,有的已经安排了其他工作。队员们考虑到彭加木是队长又是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副院长,还是服从了他的决定。”

正因为这个临时决定的准备工作不足,才发生了考察队到达库木库都克之后严重缺水缺油的绝境。不然,彭加木或许也不会因为缺水而失踪在独自寻找水井的茫茫戈壁中。

彭加木的失踪成了建国以来最难解的谜团之一。

2003年,彭加木的夫人,同样也是一名植物生理生化科学家的夏叔芳去世了,享年79岁,她没能在有生之年等到彭加木的消息。

在深埋在彭加木纪念碑下的那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里,有她写给他的一首诗:

“葡萄美酒夜光杯,

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

古来征战几人回。”

诗的下方写着:“加木,你带回的夜光杯已经破碎,我今天又买了一对留念,十年前曾来此找寻过你。” 右下角署名“叔芳”,日期是 “1990年 9月21日 ”。

铁盒里还有一封信:“如果您走到这里,请帮忙找找我爸爸,他叫彭加木。” 这是彭加木的儿子写给路过的罗布泊探险者的。

到今天,彭加木已经失踪三十九年了。他的那块纪念碑早已在戈壁长年肆虐的风沙下变得斑驳不堪。

这块碑成了无数来罗布泊的探险者的朝拜之地。立碑之处,就是当年彭加木失踪时最后脚印消失的地方。

▲路过的人在他的纪念碑前摆满了水。一是为了纪念他,二是让那些在无人区迷路缺水的探险者能在此找到补给。

经过这里的人,有的会在纪念碑前的香炉里烧一柱香,久跪不起。

有的会埋下带来的酒,对这位科学家致以最传统的祭奠。

也有后来在科学院工作的后辈,之前查过资料,知道彭加木喜欢抽烟,就在墓前给彭加木点上几支烟。

1956年,彭加木曾经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主动向上级组织要求,自愿去新疆考察。他在当时给郭沫若的信中说:“我志愿到边疆去,这是夙愿。……我具有从荒野中踏出一条道路的勇气!”

他还曾说过:“我准备用自己的骨头,让新疆的土壤多添加一点有机质。”

一语成谶。

黄天为棺,大地为墓。对于彭家木而言,这或许就足够了。

大漠无言,人们在找寻彭加木的同时,何尝不是在找寻一种精神,一份信念,一个逝去的年代呢?

(本文图片来自于网络。)

(更多精彩欢迎关注作者的公众号👇为您输送最真诚的文章)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