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按摩或者spa的时候,你有过哪些奇葩或者神奇的经历?

第一次去按摩那年,我十八岁。

那时候我刚参加工作不久,和来自湖北荆州的小朋拍档。一个偶尔的机会,公司安排我们俩去广州出差。小朋非常兴奋,眉飞色舞的告诉我,说是有个同学在广州从事按摩保健工作,他要带我去免费按摩。

小朋的同学叫肖珊,上初中的时候是他们班的班花。学习成绩也是数一数二。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把眼睛伤到了之后,肖珊的视力下降到了0.1都不到。受此影响,成绩也一落千丈,连普通高中也没有考上。

从那个时候开始,肖珊仿佛人间蒸发,在生活中消失了。同学们再也没人有她的消息。

直到有一天,肖珊在同学QQ群里灰白色了六年的头像突然亮了起来。在断断续续的聊天纪录中,肖珊讲述了自己因为中考落榜而沮丧;因为眼睛视力而厌世。后来躲在了乡下姥姥家,用了三年多才逐渐的走出了阴霾,重新鼓起勇气面对生活。

肖珊是独生女,她想学一技之长,好为父母减轻生活的压力。在学习了半年的盲人推拿之后,去到广州打工贴补家用。

在成了羊城千千万万‘沦落风尘’的女人中的一员后,肖珊的思想也就放开了。在同学群里公布了自己打工的地址,让大家有空去找她。

看到小朋说的眉飞色舞,忍不住直咽口水的样子,我问他是不是喜欢肖珊?他胀红着脸连忙否认。还说自己读书的时候经常捉弄肖珊,肖珊经常向老师打小报告,自己怎么可能还会喜欢她?

到了广州的当天下午,小朋就带我去找肖珊。肖珊工作的按摩店在越秀区一条很偏僻的巷子里。一进巷子,穿着打扮花枝招展的站街女,就热情的招呼进屋体验莞式服务,弄得我们面红耳赤血脉偾张。

经受了一波又一波的挑逗后,我们终于来到巷子深处。一间小店门口霓虹灯下有‘盲人推拿保健,全套特价98元’的字样。我和小朋确认无误后,就推门而入。

一进门,年龄约摸四十多岁,肥嘟嘟的女店主就迎了上来。

“二位是按什么项目,有没有熟悉的技师?”店主询问道。

我们俩都是第一次按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就让小朋把肖珊QQ空间里的照片拿给店主看。“哦,你们找小肖啊,懂了。”店主看完之后说:“你们跟我来。”

跟着店主来到后面的按摩房。我和小朋被安排在相邻的两个房间。又等了片刻,肖珊就走了过来。

虽然肖珊穿着医生那样的白大褂,脸上也看不出化妆的痕迹。但确实如小朋所说,肖珊除了眼睛没有正常人那般灵动,天生丽质的她楚楚动人,确实美的不可方物。

寒暄了几句,肖珊就说要帮我们按摩。小朋这时候装了起来,说不用了。肖珊执意要按。两个人推来送往的表演了一会,我在旁边只是看戏不作声。最后小朋‘推辞’不过,同意让肖珊按,但事先声明一定要付钱。

肖珊去技师房帮我叫了个据说手法最好的师傅,自己去给小朋按。

还没等我从脑海里把那些邪念进行预演,我就听到隔壁传来小朋杀猪一般的哀嚎声。

我心里面有些害怕,等师傅一进门,就问师傅隔壁怎么回事?按个摩有那么疼吗?师傅安慰我不用紧张,放松就好。我只好在一声高似一声的哀嚎中,趴在了按摩床上。

等师傅一上手,哀嚎声就变成了二重唱。师傅一边加大按摩的力度,一边‘温柔’的提示我,说我是由于平时锻炼少,疼则不通,她必须加大力量,好打通我的‘任督二脉’!

‘哀嚎二重唱’大约持续一个小时,满头大汗的师傅宣告已经大功告成,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房间。

我擦干脸上的泪珠,慢慢的把腿从床上顺下去,扶着墙摸了出去。一出门,正遇上小朋也从房间里摸出来。我们不约而同的低声骂了声SB。

晚上我们和肖珊一起吃了个饭,肖珊请我们去她宿舍玩,我们推辞说宿舍人多不方便。肖珊笑着说宿舍里面的同事,视力最好的都是你把脸凑到他眼睛前面才知道你是个人,有什么不方便的?说完话引的我们一阵大笑。等笑完了,我心里禁不住一阵阵的发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