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有没有像红海行动8个人打150人的特种部队?_百度知道

这个当然可以有,而且年代并不久远,就在对越反击战中就有这样的一个例子,我解放军7名战士创造了这样的一个战争奇迹。

1979年2月17日,在对越反击自卫战期间有一只曾在塔山阻击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的一只英雄部队,正在越南的深山茂林中快速奔驰,进行穿插作战。

由于穿插速度过快,队伍中的7名解放军战士掉队了,与大部队失去了联系。

随后,这七名战士遭受到越军(一个加强营)几百多人的围攻,他们用半自动步枪不断进行还击,交替掩护撤退,他们中军衔最高的是位班长,他叫陈书利,指挥这场敌众我寡的战斗的责任,就落到了他的头上,他成了最高指挥员。

他们背后的开阔地,排列着一组品字形的小房子。由敌人占据的山头俯瞰,这排房子象一座小小的孤岛,泥巴和篱笆筑起的薄墙,不堪炮火一击,钻进去无异束手待擒,所以敌人并不在此设防。

进退维谷的四名战士和三名伤员,只好退进一间堆满化肥的小棚子里,山上的越军见状,从山上疯狂冲下来包围了这七名战士,想活捉这7名解放军战士,但这七位勇士宁死不屈,顽强用各种武器进行射击。

越军眼见活捉不成,改变战术,想摧毁这排房子炸死这7名战士,面对越军的轰炸,这七位勇士也没有屈服。敌人不断叫嚣着“牙内”(出来),但迎接他们的只是一颗颗精准的子弹。

一天之内,他们打退了敌人八次进攻。在短暂的间歇中,陈书利从地上捡起一张破碎的牛皮纸片,对同志们说:“来,每个人都把自己的名字和部队番号写上。”

大家都知道,最后的时刻要来了,他们所剩的弹药不多了,伤员的伤情急剧恶化,经过一天的殊死战斗,滴米未进,体力已到了极限。而遭到重创的敌人,肯定会进行更大的报复。

他们在纸片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作为自己宁死不屈的佐证。他们希望如果能有一个人活着冲出去,找到祖国亲人,稍去这组最后的鉴名。

炮弹再次呼啸而来,机枪子弹如雨点般倾泻而来,一发炮弹恰巧落在陈书利身旁的化肥袋上,一时天坍地陷,敌人一涌而上。

他们万万没想到,七位勇士又一次从化肥的掩理下站了赶快 来,从浓雾中伸出枪口,几位浑身银白的战士抵挡几十个敌人的疯狂进攻。

他们,象一组巍然屹立的礁石般,坚不可摧,奇迹般再次打退敌人潮水般的进攻。这次,他们累得连端枪的力气都没有了。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生的机会出现在眼前。陈书利仔细观察周围的地形,前面是两座陡峭的山峰,不难想象,前面肯定有无数双恶狼般的眼睛正盯着他们。而背后的小河,似乎是敌人防御较弱的地方。

他推醒一个个倚枪而睡的战友,清理了一下枪支弹药,小声叮咛他们准备突围。经过一番激战,他们突出重围,但几个人也分散了。

头部负伤的胡清祥背着膝盖被打碎的马占社,艰难走了两里多路,迷失了方向,爬上附近一座山头。冒着生命危险,胡清祥始终对战友不抛弃、不放弃,甚至用自己的生命保护马占社,直到二十五日找到部队。

韦程儒和陈武贤搀扶着右肩负伤的熊武俊也找到了部队。

而班长陈书利和黄志荣走在一起,为了寻找吃的被敌人发现,班长为了掩护战友,独自引开敌人而与黄志荣失散,黄志荣随后也归队了。

现在,在群山之中,只有班长一个人孤军奋战,一个宁静的黎明,他头枕着冲锋枪,手里握着笔,写道:

敬爱的党、亲爱的人民和祖国:

我现在单枪独人在为你战斗,饥饿时刻在威胁着我,敌人正在追捕着我,死亡随时在等着我。


为了祖国领土完整,人民的尊严,早日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一定战斗到最后一息。只要有气,就要战斗下去。


首长,同志们,我已将近四天没吃东西了。吃了两天树叶,而且经常和敌人打。假如我牺牲,我感到无限光荣,因为我一个人就打死打伤敌人二十多名,已经够本了。


但请你们把我的尸体拉回祖国,转告我的父母,请他们不要悲伤。他的儿子为党为人民为祖国已献出了一切。

陈书利

七九年二月二十四日


陈书利虽然身陷困境,但敌人却处于我军设下的更大的包围圈中。二月二十四日下午,我军胜利追击的焰火震撼着深山峡谷,陈书利终于和战友们会合了。

老班长归来,七位勇士都归来了,人们会记得,祖国会记得他们经历的一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