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悲鸿让中国美术倒退了50年,杨先让说我不承认,大家怎么看?_爱问知识人

艺术评论往往有一个特点,就是为了证明自己很有见解,很有学问,往往抛出的观点非惊世骇俗不可。

于是,就有了徐悲鸿让中国美术倒退50年的说法。

有人诋毁自己的老师,作为学生的杨先让肯定不承认,也不答应。

作为徐悲鸿生命中最后五年时间里受教于他的学生,杨先让至少比后来的那些所谓的批评者更有发言权。

杨先让认为,徐悲鸿不论是爱情或者事业,一生都是坦坦荡荡的,别人学画画是为了自己,徐悲鸿则为了国家。

这一点,作为后来的旁观者,我觉得可信。

这一点,从徐悲鸿的遗嘱也可以看得出来,他将毕生抢救性收藏的过万幅字画、古董献给了国家,试问,今天的那些批评者,有几个能够做得到!

我们再从徐悲鸿引进油画教育这一行为的本身来看,我认为也是没有问题的。

自晚清到民国,当时的政府早已积贫积弱,国际政治经济地位的低下也决定了文化地位的衰微。

不可否认的是,油画由于其具备世界性的语言,油画走进中国已是历史大势。

即便是当时崛起的日本也没有抵挡或者拒绝油画的进入,相反,他们以国家的名义还收藏了不少西方的油画,比如梵高的《向日葵》,就被日本人以国家的名义给予了高度的追捧。

实际上,徐悲鸿做的事情也不仅仅是将油画引进大学课堂,他不是也邀请了齐白石到大学传授国画技艺吗?

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国画、油画都有了充分的发挥空间,是不是厚此薄彼,不是哪一个人起的作用,而是历史的选择。

我倒是认为,徐悲鸿将中国的美术往前推进了几十年。即便是当年油画没有被徐悲鸿引进课堂,在改革开放之后,也必然要被引进。

而现在的情形大家也可以看到,国画的属于国画,油画的属于油画,中西融合的却已有了新的形势和新的天地。

天下大势,浩浩荡荡。

艺术大势,也是浩浩荡荡。

没有一成不变的艺术形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万古至尊。

这个世界,唯一不变的就是永远在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