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体》中如果人类文明一直发展逃亡技术,能不能在黑暗森林打击前全逃走?

谢邀。

看到这个题目,我的第一反应是“能”,但再仔细看看,要求“全逃走”,那就麻烦了,认真想想,虽然不能把话说死,但应该是99.9999999……%不可能的。

理由呢,前面的答主说得很清楚了,人类的劣根性使然。除非全部人都能走,否则光是谁走谁不走的问题,就可以让人类无休止地扯皮,那就永远不可能齐心协力发展逃亡技术。逃亡技术不能公开地、大规模地发展,那么注定只能偷偷搞,只能使少数人受益,只能更加受打压,那么受益范围就更小……恶性循环。

除非这是一项很简单的技术,能够在短时间内证明可以保证所有人成功逃亡,那就不会有争议。但是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这样的话就不是生存危机了,就是天方夜谭了。

那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就是黑暗森林打击迟迟未来,让人类很幸运地拥有足够漫长的岁月,得以发展出让所有人都能逃亡的技术。我本来想说这种情况虽然是小概率事件,但是也并非完全不可能,但是回头一想,以人类的德性,黑暗森林打击迟迟未来的话,势必会使越来越多的人怀疑并否定黑暗森林法则,既然黑暗森林法则被否定,那还有什么必要发展逃亡技术?

所以,怎么想来想去,由于人类本身的多疑、健忘、互相嫉妒、不患寡而患不均等等心理特点,注定了人类不可能在黑暗森林打击来临之前,能够皆大欢喜地发展出让所有人都能逃亡的技术。

诚如破壁人二号对三体人所说的,逃亡的最大障碍不是技术,也不是国家间的争端,而是人与人之间的争端,也就是谁走谁留的问题。

“谁走谁留涉及到人类的基本价值观,这种价值观在过去的时代促进了人类社会的进步,但在这种终极灾难面前,它就是一个陷阱,到现在为止,甚至连人类自己的大多数,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陷阱有多深,主,请你相信我的话,最终没人能跳出这个陷阱。

这个“陷阱”有多深?上至人类最精英的人性代表程心,下至书中那三个底层小人物代表张援朝、杨晋文、苗福全,都很好地进行了诠释。

三体星覆灭后,智子请程心和罗辑喝茶,曾经诚挚地提出逃亡才是地球的出路。

“请相信我,人类绝对无法在打击中幸存。逃亡吧。”
“星际逃亡,我们能逃离的人连千分之一都不到。”
“那总比全军覆没强。”
从我们的价值观来说,未必。程心暗想,但没有说出口。

——瞧,程心其实很明白人类的价值观,那就是所谓“一个也不能少”。

那就是她后来对维德说的“我选择人性,我想你们也是”,那也是AA在假警报事件中喊的“我们走不了,他们也他妈的别想走”。程心和AA都算好人,也都未必不肯牺牲自己,但她们照样维护别人的“要求一起走,要留一起留”的事实上做不到的要求,并且为了这种“人性”要求,不惜牺牲破坏这种原则的人,比如维德。

至于那些普通人,表现得就更明显了。在逃亡主义未被宣布非法之前,杨晋文、张援朝、苗福全三个朋友凑在一起讨论买逃亡基金的事。苗福全家里有矿,所以他的态度是:“花钱买东西,天经地义,我花钱给苗家买个后,更是天经地义!”

杨晋文是中学老师,文化人,没有钱,听了这话不爽了:“这是钱能买来的吗?逃亡者的使命是延续人类文明,他们自然应该是文明的精华,拉一帮财主去宇宙,哼,那成什么了?”——言下之意,要逃亡也该是我们这样的人类精英逃亡。

张援朝没钱也没文化,于是只能吼了:“好,好,你是人类精英,你呢,是有钱人,那就剩下我了,我他妈是什么?穷工人一个,我活该就得断子绝孙是不是?!”

三个老邻居于是不欢而散。然而,当逃亡主义被宣布为非法之后,三个人又和好如初了。

这就是人类的价值观。到最后,太阳系被二维化了,程心和AA乘坐唯一的光速飞船离开,被妄图逃亡的人们发现了:

“啊!他们能达到逃逸速度,他们能逃掉!他们能活!!啊啊啊!!我要光速飞船!拦住它呀!掐死里面的!!”

这种歇斯底里的叫喊,给我的感觉就是“死不瞑目”啊——大家一起死就没意见了,凭什么他们能活啊?

人类死到临头都还是这种表现,怎么可能齐心协力发展出可供所有人逃亡的技术?那终究只是水月镜花的幻想而已。

以上是头条号“海阔天空诗酒花”的回答。欢迎在今日头条APP关注“海阔天空诗酒花”,图文、问答、视频,海阔天空随便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