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贾元春在后宫受宠吗?为什么?

元妃省亲以读者想象不出的奢华和荣耀,历来被红学爱好者视为是贾元春宠冠后宫的证明,而且元春的判词里也有“榴花开处照宫闱”,说明元春怀孕了,更是她受宠的铁证。可是,《红楼梦》里更是有多处,同样证明贾元春不受宠,甚至皇帝从未真正宠爱过她。元妃省亲的细节读者们都很熟悉了,元春的六次不能自已的哽咽流泪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这不是感受到爱的女人应该有的状态,如果说这个还不能算有说服力的话,有一件事,其实就是侧面证明了元春根本就是皇宫里一个无足轻重的存在,就是忠顺府索要琪官一事。

《红楼梦》三十三回,忽然有人报告贾政说忠顺亲王府有人来了,贾政听了心里反应是“心下疑惑,暗暗思忖:素日并不和忠顺府来往,为什么今日打发人来?”行动上是命“快请”,急走出来看。见是忠顺府长史官,忙接进厅上坐了献茶。作者这里写的极为细腻,表达出了三层意思:一是贾府与忠顺府属于老死不相往来的关系,透露出其分属不同的政治阵营,也可以叫政治对手;二是忠顺府地位远高于贾府,亲自登门,不可能是什么好事;三是久在官场的贾政嗅出了一丝麻烦的气味,举止有些惶恐。

长史官一见面,无一句寒暄,先发夺人道:“下官此来,并非擅造潭府,皆因奉王命而来,有一件事相求。看王爷面上,敢烦老大人做主,不但王爷知情,且连下官辈亦感谢不尽。”贾政完全就摸不着头脑,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啊,我小小的一个从五品官,王爷有什么事竟然求到我头上来了。所以他起身赔笑说请大人指示,学生无不尊办。这时长史官是“冷笑”道:“也不必承办,只用大人一句话就完了。我们府里有一个做小旦的琪官……故此求老大人转谕令郎,请将琪官放回,一则可慰王爷谆谆奉恳,二则下官辈也可免操劳求觅之苦。”

这一听是非同小可,贾政连忙令人将宝玉拿来,宝玉一来,本想抵赖,说自己不知道啥是琪官,长史官就说了:“既云不知此人,那红汗巾子怎么到了公子腰里?”宝玉一听就懵了,和蒋玉菡互换汗巾子的事是很隐秘的,当时在场并没有旁人,后来薛蟠尾随,这件事就算他知道了,小说里已经交代这个小报告也和薛蟠无关,这就细思极恐了,难道怡红院里或是跟宝玉出门的小厮仆人有问题?宝玉就明白,如此私密的事,人家都知道,就别嘴硬了,来了个竹筒倒豆子,坦白从宽,交代出了蒋玉菡的藏身之所。长史官就说了:“……我且去找一回,若有了便罢,若没有,还要来请教。”这明着就是威胁呀!要是找不到琪官,荣国府肯定有麻烦的呀!

令人疑惑的是这位忠顺王府长史官的态度,尽管王府政治地位比荣国府高,可长史官盛气凌人的强硬态度还是不太正常的,贾府虽说已经到了第三代,政治权力已经边缘化了,可是这种开国之臣老牌贵族的体面朝野上下是要给的,此其一;其二,琪官不过一个小戏子,宝玉也才十三岁的少年,宝玉和琪官两个少年关系交好,就算有点不守规矩,也不至于搞得这么煞有其事吧!就说宝玉这么一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的少爷羔子,他哪有那些个心机呢?其三,这个事距离元春省亲只过去了三个半月的时间,你忠顺王府再高贵,也是皇帝的臣子,为这点子小事,你就跑到贵妃的娘家,对贵妃的父亲和弟弟威胁,就不怕贵妃娘娘给皇帝吹枕头风,对你王府不利吗?

显然这些因素,忠顺王府丝毫也不考虑,或者压根就嗤之以鼻,这说明了什么呢?就是所谓功臣之后、宝玉之幼、元妃之位,在忠顺王爷眼里,不过都是浮云!尤其是贾元春,她一定不得宠,如果她是皇帝放在心上的女人,别说是贵妃,就算是一个普通妃嫔,给他忠顺王爷八个胆,他的人也不敢对贾政如此放肆!

贾元春为了家族利益,进宫永不得见天日,没有了人伦之乐,更奢谈爱情,皇宫里能有什么像样的友谊呢!家族里并没有一人可以借贵妃之势振兴家族,贾元春的自我牺牲除了换来一世悲凉,毫无积极意义!


(我是屏山,欢迎点评、关注,为您探究红楼一梦。图片来源:清 孙温《绘全本<红楼梦>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